第十二章 辈分真的高_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
博看小说网 > 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 > 第十二章 辈分真的高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十二章 辈分真的高

  “女娲?!”

  这一尾巴下去,强的远不止是力道,而是让昊天瞬息醒悟,这名女子究竟是何来历身份。

  虽然当年谢云书没带着李忆如,而是独自与年轻的魔始,照面决一生死。可谢云书有一位与仙灵地界关系密切的妻子,事后还是有不少渠道打听到相关消息。毕竟李忆如当年是与一些反派交过手的。照魔始的手段,收集了解清楚这些,倒不算太难。

  不过,昊天担心的并不是眼前实力陡然暴涨的小蛮,而是幕后与她联系莫测的那人。

  某种意义上,魔始派昊天来试探的目的已经达成。惟独可惜这代价过于巨大。而且猜测的对象不能说完全一致,只能讲毫不相干。

  “原来是他……他从苦集灭道四境消失已有千年。这些年剑谪仙对寡紧追不放,从不见其踪影。就连仙灵地界入世,弃天帝降临,亦未耳闻有其下落。想不到……”

  捂住粉碎的胸骨,昊天本就只是魔始一道分魂创造,纵使折了这具化体也无足轻重。此刻明悟前因后果,一股浓烈的危机感,顿时浮上心头。

  就在小蛮催动神元顷刻,收万劫、暗禘同样意识到不妙,心下有了决断。然而阿修罗王收万劫,以及与劫珠对立的鬼夜母还来得撤离。落入阵中的暗禘,纵使催动八岐邪神传下的“六道禁绝”,此刻却有些无济于事。

  众所周知,女娲后人觉醒跟不觉醒,修为表现天壤之别!

  蓦地,只见暗禘周围四极,日月风雷之威怒啸。头顶五灵之阵,碾磨一般的光影上空,陡然矗立起三皇俯瞰之像,神农敛邪煞,伏羲镇妖魔,女娲炼生息。

  怎奈,始终不等暗禘第三次,尝试使出“六道禁绝”第一式邪葬日月做那最后一搏。一道苍莽剑意,未知来处,去亦无由,只在云海之顶一掠而过,即令暗禘魂消云散,连八岐邪神的邪源都没法保住他的命。

  从今往后,世上再无御邪王·暗禘,天邪八部众仅剩七名!

  但这一剑并未停驻须臾,疾往昊天而去。有感记忆犹新的剑意,昊天不敢怠慢,奈何先遭小蛮意外重伤,不及躲闪即已四肢尽废,颓然到底。

  “既知是你,始主岂会毫无备案?”

  察觉化体异样,匿身不知何处的魔始,陡然一催浑厚魔元,即欲将昊天分神回收。昊天念动之际,一把灵镜法宝从他胸衣脱离悬空飞起,在小蛮身下产生空间裂隙,意图围魏救赵,将小蛮转移腾挪往未知空间。

  不过,谢云书既然拿小蛮钓鱼,必有万全之策,怎么着都不允许一无所获。

  眨眼之间,红发少女背后竟现男子真身,脚下功力一放呼扫而过,即令空间异术瓦解。旋即,谢云书一掌按灵境,一手锁昊天,令两者如受雷殛电刑,始终无法动弹。

  眼看昊天已不堪为用,魔始不明对手根底,为求稳妥起见,只得先收魂力,放弃了这道分魂。半空中除了一声冷“哼”,即已不闻丝毫动静,仿佛从未有人来过。

  “爹你太急了,怎么不再等等?说不定待会儿,他本体就来了!”

  瞧着谢云书手心捏着一片魂光,小蛮开口就“念叨”起她老子来了。谢云书把灵镜“众灵之蕴”丢给了小蛮,紧跟着就搓了搓她脸颊头,道:“你还好意思说……我费那么大心思给你编诗号,只用一次就卸马甲?”

  “反正用的是娘娘的姓,我的本名啊,以后还可以继续用。”

  小蛮若无其事地说道:“抓住这道分魂,是不是就可以锁定他的下落了?”

  “差不多。先不聊这些,把尾巴收起来。”

  “噢!”

  原本谢云书就没指望,靠小蛮能一次性把老谋深算的魔始钓出来,抓出一个分魂将来就有的是办法成事。

  至于让小蛮当卧底什么的……就冲小丫头古灵精怪、毛毛躁躁的性子,八成很难成事。而做掉了“昊天”之后,谢云书人在仙门地盘,总不能把劫红颜给直接无视。等小蛮恢复了人型,谢云书就带她打了个招呼。

  “原来,你就是那位靖玄岛隐藏的后盾?”

  “后盾,我在靖玄岛有那样的地位?”

  “靖玄剑神之名,世上谁人不知?”

  “虚名,虚名而已~”

  谢云书随和一笑,跟劫红颜稍作寒暄,随后跟劫红颜解释了前因后果:“魔始此人分魂太多,必须设法将他剪除。我回到苦境了解了一下情况,觉得诸位与魔始牵连过深,不太好引他上钩。所以就让小女以‘向天借剑’作饵,把他给‘请’出来。”

  “竟是如此……”

  一瞧小蛮跟女娲有这般渊源,劫红颜也就不奇怪,之前她为什么对娲皇仙统的武学,能够轻松上手,推陈出新。只不过谢云书曾经暴揍了君帝鸿、君轩辕两兄弟的事,大体是永久沉埋在历史之中。没人知道号称三界共主的九天玄尊,居然还要那样一段黑历史。

  劫红颜对此一无所知,自然对小蛮变得愈发亲切:“想不到,令嫒看似不过豆蔻之年,竟与义兄同一年代出生,倒是我唐突了。”

  “这却不必推算。否则光算辈分,世上都找不出几个比她高的了。”

  小蛮奇道:“那爹我算什么辈分?”

  谢云书摆手说道:“严格来说,你跟之前你见过的天迹·神毓逍遥算是一辈。这一点让你来仙门钓鱼时,就没有设置出错。只不过,让云魁误以为魔始老牛吃嫩草,在外面胡来下了崽罢了。”

  “咳。”

  谢云书这么直白,反让劫红颜有些尴尬。

  好说歹说,她都是一把年纪的人了,最爱被别人叫祖奶奶。何况真要讲“老牛吃嫩草”,说不准劫红颜才是那个老牛。毕竟劫红颜是大妖羽衣狐,君家兄弟乃是年少成名一发不可收拾。她跟魔始谁大谁小,可分不清楚。

  一念及此,劫红颜赶忙岔开话题:“先生既擒住魔始魔魂,接下来又要怎样做?”

  “如果没有这个邪魂落在我手里,他知道我的存在后,大概率会继续选择暗中捣乱,进一步遮掩行藏,明哲保身。但魔始现在必极为在意,我究竟有没有办法,靠这道分魂把他挖出来……”

  虽然心里已经有了腹案,却没有跟劫红颜讲清楚的必要,谢云书老神在在应道。

  “给我添堵,让我疲于应付,才是他应有的决断。”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