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是魔始自己要求的_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
博看小说网 > 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 > 第十一章 是魔始自己要求的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十一章 是魔始自己要求的

  既是正邪不两立,为了龙首归属,劫珠本无与鬼夜母拖延必要。念定一瞬,鬼夜母口诵邪咒,脚踏诡异步伐,白幡魂杖祭舞翩然,竟施梦术侵袭云海仙门根基盘古云鲸脑海,欲令上古神兽发狂,坠向人间大地,引发数百里方圆尽摧。

  且不论真实想法为何,劫珠身为一派主母,断难容忍外邪入侵,如此犯其威权。门中清流灵气登时横扫而过,驱散惨绿邪光。劫珠昂然运掌,顿见红光缠绕五指,力克鬼夜母邪功:“鬼邪之术,安敢在云海仙门放肆?!”

  “呵,我知道你仙门神皇之气鬼邪不侵。但有邪神邪源助益,我又何惧之有?”

  “又是谁跟你讲,本座练得是神皇之气?”

  唇枪舌剑一瞬,血暗瞬压邪功。鬼夜母一刹错算,乍见劫珠腾身化血凤,燎原裂光疾冲上前,厉掌即欲逼命。

  然而此时的鬼夜母依旧不慌不忙,眼露阴笑,陡见一辆马车行空而至,从中飞出一道磅礴气芒,顷刻化为刀、剑、戟、拳、掌、箭、奇门兵刃,若有统合六合寰宇之能,与劫珠当空硬拼一记。劫珠仓促接招,一时竟难压制来者雄力,不由暗自惊心。

  但一步慢,步步慢。鬼夜母以逸待劳,旋即白幡舞动,噬魂魔掌,纳八歧邪源饱满蓄力,迅雷不及掩耳即已直扑劫珠而去。

  劫珠紧跟着身似火凤翼张,烈烈风华动天下,雄浑暗凤火势,却难再胜鬼夜母势在必得沉掌,登被逼到九天玄尊坟茔入口。以一敌二,火凰飞羽,竟被鬼夜母力压一筹。随之而来,但闻一声朗朗沉音,仿佛老友叙旧一般,传音入密。

  “劫珠,多年未见,你仍是这般凌厉霸道……不过,今日始主目标并非是你。末日十七有人牵制,你亦不妨稍安勿躁,耐心留在此地,免得伤了彼此和气。”

  “是你?!”

  能让劫珠动容的熟悉之人,只有记忆中的那一个君轩辕。但察此人腔调,似乎略显森冷苍老,不似记忆中的魔始音调,劫珠不禁心生疑惑。

  不过,配合鬼夜母一记之后,马车绕空一转,即已直往劫红颜那边而去,仿佛对龙首存留全无兴趣,只为一个真实消息专程赶来。

  而在两大邪王与小蛮和劫红颜的战圈当中,小蛮正待毕其功于一役,再拿暗禘试一试新招,冷不防金碧堂皇的马车已冲到近前。

  “小心?!”

  “你尚有闲暇分心旁顾?”

  劫红颜惊喝出声,收万劫杀刀已擦过她心口,若非劫红颜手中弓刀别有机巧,险险已取其性命。而如是魔始本体,定会锁死小蛮周身气机,强迫她正面接下这一记。但来的这个,却不是魔始的本尊,而是他六个分魂之一的昊天。

  毕竟不管怀疑小蛮是什么身份,以魔始的城府与老谋深算,就算怀疑她跟九天玄尊有关,也绝不至放松到本尊杀到敌人老巢,免得误中陷阱埋伏。

  关键之处,小蛮一边防备暗禘脱困,闻声刹那即已巧变应招,莲步灵动,踏出神农破空异能,恍若身影凭空挪移,竟而突破了马车前后夹击,更从侧后方脱手即是一道伏羲精气化剑,刺眼金芒,点化万千,立时就在面前扑出一张剑气之网,逆行追击!

  “伏羲罗穹——”

  “这一招?”

  昊天自然认识,仙门之中的诸般武学。但个中奥妙,已与他记忆中大相径庭。

  这一招“伏羲罗穹”,看似是《五氏仙剑》其中一招,实则是小蛮小时候经常把玩伏羲剑,自己琢磨出来,伏羲剑上“重黎千光”的法门诀窍,与原本的招式融合成果。

  这一下失算,登时使得昊天所乘马车,被满眼缭乱的重黎锐光,拆得七零八落。虽感少许意外,昊光之中,一张下颌留着长长灰须,面目端正威严的老者,陡然露出自己真容,巍巍从天降落,俨有皇者姿态,令人不敢逼视。

  不仅如此,“伏羲罗穹”所发出的千光万影,更多乃用于掩身自保,并非凝聚归一的杀招。而小蛮尚在分心对付暗禘,自然不曾全力牵制。半空中的昊天饱一提气,已将后续纷繁剑光尽数挡下,不曾伤及其真身。

  “一睨仙魔惊叹,一笑天地独尊。六界布武,在予一人,始主藐神话。”

  知道自身在正道那边“挂了号”,很多小号都被盯上了,分魂昊天丝毫不想掩盖真正身份,开口就是魔始的专属诗号,张扬肆意明摆身份。

  反正就算这道化身出了事,对魔始而言亦无足轻重。

  饶是如此,昊天看着“风鸣鸾”目光转动若有所思,片刻之后开口方道:“呵,连门中次一流的《五氏仙剑》都能别开生面,再创功法新高,连寡都感新意颇多,不愧是寡的兄长君帝鸿。多年潜藏不出,九天玄尊果真另有进益?”

  “兄长……难道你是?”

  “红颜,为夫的这副面容,让你惊异了吗?”

  那边鏖战的两人,突而罢手。劫红颜面容一肃,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答案。昊天口中依旧嚣狂以对,好似回到家中一般轻松自在,从容无比。

  当然这云海仙门说是他的家业,倒也没偏差太多。不管怎样讲,当初君帝鸿建立云海仙门,君轩辕暗中出谋划策不少,连血暗之力与血元造生都是他提供的理论,再少都得算他一半。

  只是这样一来,有了信息差的劫红颜,猛然醒悟了过来:从场面上看,毫无疑问,魔始是冲着“风鸣鸾”而来,并且对她的身份抱着质疑,怀疑跟九天玄尊有关。却不像劫红颜预估的一样,“风鸣鸾”和魔始有什么亲缘层面的关系。

  那么,假如“风鸣鸾”和魔始无关,而且魔始另有一个怀疑的对象……劫红颜不禁沉思,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地方,显得不太对劲?

  风鸣鸾到底是图什么,才打入云海仙门的内部呢?

  暂不提劫红颜何种想法,小蛮一看来了正主,当场就来了精神,看着霸气外露的老头,大大方方问质问道:“你就是魔始君轩辕的化身啊?”

  “叫你幕后之人出来。小辈,你尚且不配与寡论武。”

  刚刚撂下这一句狠话,昊天旋即目光睥睨,补充哂笑道:“当然你若以为寡顽固不化,不会欺负你一个小女娃儿,可就大错特错。”

  “我从来没见过有人提这样的条件……”

  原来大家一起开小号撞一起,是这么好玩的一件事啊?

  爹怎么从来不说!

  小蛮开起了小差,理了理垂在胸口的一绺银发心里泛起了嘀咕,没想昊天这人这么狂妄,依旧安步当车。只是这孩子再跟恶意逼人的陌生人开口,就没那么讲礼貌了:“你比那个御邪王暗禘也没强哪里去,这么大口气干吗?”

  “喔?”

  平心而论,暗禘有八歧邪神的邪源,最起码不怕死。昊天这一魔始分身,不动用什么法宝底牌,真未必能够稳吃暗禘。但场间局面,分明小蛮得以封困法阵压制暗禘。一旦昊天从中介入,当有瓦解封印炼化法阵的风险。

  昊天想到了这一点,被“太玄化五奇”镇压的暗禘,自也同时心领神会。两人一邪一魔,就算不是一肚子坏水,利益趋同的当下,难道会对一个丫头片子下不了狠手?

  “三成已够败你,风雨纵横翻江流!”

  独占媲美魔始三成内元的修为,昊天极运魔功,云海之顶登被狂风暴雨淹没,好似昏暗末日,天河裂变,海啸般的滔天掌力磅礴迅发,使得地上的劫红颜勃然变色。与此同时,暗禘抓准时机,邪芒吞天,借力邪神,使出“六道禁绝”之招。

  但在昊天掌力冲向小蛮半途,霍见无形之气环绕少女飞速转动,像是压抑许久的女娲神元与圣灵之气结合,瞬间爆射六合八荒,将翻江倒海的风雨净化,连带着遮天蔽日的邪气亦一并驱散,只余朗朗晴空。

  兔起鹘落,昊天只感面前的玲珑银发身影,猛地缩小了一圈。但一抹虹光,竟夹五色神瑞,眨眼将距离缩短至方寸,突来杀身之危。

  “我爹让娘亲把神元传完,再解除女娲后人的宿命,真是英明极了。”

  银发蜕红丝,娇俏身影蛇尾陡如不周断天柱,甩在了昊天的肋排上,撞出了滑稽的风采,揍出了脆脆的音乐。

  “三成,小看谁呢?!”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