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第 79 章_关于爱人是邪神这件小事
博看小说网 > 关于爱人是邪神这件小事 > 第79章 第 79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9章 第 79 章

  “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到。”赛琳娜不断回头看后面的部队,心中急切。

  虽然这些人骑的都是经过混血改良的骏马,但赛琳娜还是觉得他们慢。毕竟每一秒见不到莱茵斯的时间,自己都不安到了极致。

  迪伦让马匹停在她身边,圣骑士的抿着唇,他对莱茵斯的担心不比赛琳娜少。

  但他作为圣骑士没有办法像是一个女孩子那样表达自己的情绪,他必须要隐忍。

  赛琳娜着急了一阵,余光扫到身边的迪伦,只见他背脊挺得笔直,目光一错不错地盯着远方。

  赛琳娜觉得自己身边坐着一条特别担心主人,但因为被下了等待命令,所以只能焦躁甩尾巴的大狗。

  她的心情因为这点联想稍微好了点。

  其实迪伦真挺不错的,在圣殿,和莱茵斯形影不离,身材还不错,看样子不管莱茵斯处于上位还是下位,都会舒服。

  ……最好是处于上位,这样不会疼。

  ……但她的莱茵斯可能做不到。

  赛琳娜漫无边际地用这些小事将自己的脑子塞满,强迫自己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而突然,她的脑中回想起出发之前,某位路过自己的主教,状若无意的话。

  他说的是【如果想要莱茵斯安全的话,你其实该来求我。】

  赛琳娜的心下稍微有些,古怪。

  其实八位主教的性格都比较奇怪,毕竟他们得到的神力那么多,积年累月下来,他们越来越接近真神,性格也不那么像是普通人。

  如果弥亚就是这样领地意识比较强的话,也可以理解。

  赛琳娜在心中说服自己。

  ……虽然她还是感到古怪。

  想了一下,赛琳娜对迪伦打了声招呼,“我想去和主教谈谈,你帮我牵一下马。”

  迪伦当然不会有异议。

  他看着赛琳娜快速靠近队伍中唯一的马车,然后在窗边说了什么之后,利落地上了车以后收回目光。

  圣骑士担心地望着西瑞尔庄园的方向,在心中为莱茵斯祈祷。

  “父神,如果你能听见我卑微的请求,请让圣子殿下安然无恙。”

  另一边的马车中,赛琳娜身体有些紧绷地坐在了弥亚对面。

  主教大概一直在运行着什么仪式,或者是在给整个队伍施加庇佑,一双眼睛已经完全变成了淡金色。

  因为太淡了,所以看起来很像是银色的。

  赛琳娜在心中打了个腹稿,然后才缓缓开口,“大人,感谢您的仁慈。”

  主教在面对她是似乎并不太放在心上,他银色的眼睛在赛琳娜身上一扫便收了回去,“莱茵斯是我唯一的学生,即使没有你,我也会去救他。”

  他的声音有种形容不出来的空洞,没有感情,只是用话语单纯地表达意思而已。

  这让赛琳娜……很不舒服。

  弥亚更像是一个类人生物,而不是一个人类,所以在面对他时,赛琳娜有种说不出来的恐惧。

  她硬着头皮继续说道,“大人,我很感谢您对莱茵斯的帮助。只是我有一点小小的问题。”

  弥亚没有说话,也没有驱赶她。这就是等待赛琳娜问话的意思。

  “……我想问,您在出发之前对我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弥亚还是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将目光重新移回到她的身上。霎时间赛琳娜觉得压力陡增。

  但她没办法逃避,更何况莱茵斯还在西瑞尔那里。她非常需要弥亚。

  所以赛琳娜将那句话重复了一遍,“您说,如果想要救莱茵斯的话,应该来找您。”

  “这句话,就是字面的意思。”弥亚开口回答。

  赛琳娜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她觉得弥亚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有一点点愉快。

  “抱歉,大人,我可能是有些魔怔了。”赛琳娜有些局促地动了动腿,“我只是觉得,您似乎有其他的意思?”

  再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赛琳娜就后悔了。

  她怎么能恶意地揣测一位主教的话。要是弥亚追究起来,她是会被教会抓起来的。

  但令赛琳娜没有想到的是,弥亚回答了她。

  “我以为我表达得很清楚了,赛琳娜·科博。”弥亚浅色的眼睫垂了垂,遮住笑意和一点点得逞的恶劣。

  他确实很愉快。

  如果赛琳娜接触过其他的主教,她就会发现弥亚的明显不同。毕竟人类用自己的身体承载神力所造成的失真和暗神用自己的触手,造一个分|身出来伪装成人类是完全不一样的。

  莱茵斯从来不知道,他在睡着的时候被自己的老师亲吻过多少遍。也不会知道,他每一次因为祷告长时间跪坐被弥亚抱起来时,主教大人心中到底想要做什么。

  他会给莱茵斯按摩,给他讲解大陆历史,将只披了一件薄薄白袍的莱茵斯抱进温水中。

  而他的小爱人会信赖有羞涩地仰头看着自己,像是一只在祭坛上无知无觉的小羊羔。

  但他不能碰莱茵斯,因为西瑞尔才是本体。

  弥亚必须像是一个真正的,守礼禁欲的圣教徒那样浅尝辄止。

  但很快,他就可以真正地抱到莱茵斯了,在暗神那里受惊的小爱人需要小心呵护轻声哄骗才会重新放下防备。

  主教的眼底划过意一丝笑意,“迪伦并没有很多时间给莱茵斯,他需要训练,需要作为教廷的门面出去安抚平民。而莱茵斯也需要祷告,需要见礼。”

  “如果你想要在教廷之内,给莱茵斯找一个‘丈夫’的话,应该在我面前说那些话。”

  赛琳娜只觉自己的脑子被人狠狠敲了一下。

  弥亚看起来和光明神太像了,虽然她因为那句话对他产生了一点点其他想法,但从来没有想过,主教大人居然真的会说出这些。

  “……抱歉,您……我是说您应该,专心侍奉神明不是吗?”赛琳娜舌头打结,“而且我并没有想要给莱茵斯寻找丈夫,这是不允许的。”

  “侍奉神明和亲吻我的学生并没有冲突的地方。”一抹浅笑在弥亚的脸上出现,“莱茵斯很乖,他应该不会介意将‘老师’改成‘丈夫’。”

  他看向窗外,眼中有丛林和天空,“你或许也可以坚持自己的意见,只不过那样的话,我就得将莱茵斯在小房间里关一段时间了。你该知道,有时候教徒会得到神明的指点,在神像前跪拜数日。”

  然后所有人都以为圣子殿下得到了神明恩赐,但其实是你将莱茵斯按在神像前不断……“恩赐”吗?

  一想到莱茵斯会被弥亚笼在红袍下溢出破碎哭声,或者是背对着他祈求休息,赛琳娜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讨厌面前的主教。

  明明她在说服迪伦之前也想过莱茵斯会不会被没经验有急躁的圣骑士带到马背上。

  她其实很想给莱茵斯找一个长期的伴侣,身为贵族,赛琳娜知道最真实的爱情是什么样子,同时她并不那么在意规则,自然也不会去束缚莱茵斯。

  但主教给她的感觉,莫名让赛琳娜感到警惕。

  他有一点点像是西瑞尔。

  ……赛琳娜最终还是放软了声音示弱,“我能理解您的心思,但我的哥哥可能这次回来以后会有些不适。希望您能给莱茵斯一些恢复的时间好吗?”

  她还要带着莱茵斯逃跑呢,主教可不像迪伦那么好骗,赛琳娜对自己的话术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另一边,主教似乎是同意了,看着窗外并未说话。

  莱茵斯在一声敲碎玻璃窗的脆响中睁开了眼睛。

  他在被子中睡着了,而西瑞尔给他改好被子以后就离开了。

  莱茵斯下意识地朝床内侧缩了一下,但在看清窗外人以后愣住,“赛琳娜?”

  庄园的入口处,主教走下马车,垂眼和已经被两个圣骑士压住的管家对视。

  弥亚笑了一下,“我的小白鸟呢?”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