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章 苏年(5)_白天冷冰冰的顶流晚上哭着哄我
博看小说网 > 白天冷冰冰的顶流晚上哭着哄我 > 第353章 苏年(5)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53章 苏年(5)

  她打断他:“你们的事,跟我无关。”

  左右不过是相亲对象+邻居,他的事没有必要跟她解释。

  苏年沉默了。

  的确,这事跟阮软无关。

  今天他的举动也很奇怪。

  索性他不说了。

  阮软见他没有话再说,结账离开。

  有些人,有些关系,除非有一方主动,否则不会有联系。

  阮软忙着赶稿子,足不出户。苏年没有特意找她,两人便没有相遇过。

  如此过了一个月左右,两人都快把对方忘了的时候,两人再次见面了。

  这次的见面有些狗血。

  阮软参加了一个作者饭局。

  饭局上喝了一名大佬递给自己的饮料,没有多久,她头晕眼花。

  强撑着告辞离开,就见给她递来饮料的作者寻了理由追出来。

  “我送你回去吧。”

  男人的眼神毫无顾忌的落在她身上,阮软顿时警惕起来。

  赶紧拒绝了,“谢谢。不必了。我喊我男朋友来接我了。”

  都是圈子里的,这个男作者她不熟,但听过身边作者聊过他。

  他妻子难产刚去世半年,恰逢前段时间他开新书,拿他去世的妻子做宣传,赚了一波读者的眼泪。

  甚至在书友见面会上对外宣城他很爱自己的妻子,这辈子不会再娶。

  现在见他用毫不掩饰的露骨的眼神看着自己,顿时恶心得不行。

  男作者似乎挺惊讶的,脱口而出,“你不是单身吗?”

  阮软闻言,双眸微眯,这是把她的事都打听清楚了来的?

  “你的消息岔了。我早已交了男朋友。只是没有跟大家说罢了。”

  阮软觉得身体不对劲儿,想快速离开。

  可男作者挡在她跟前,非要送她回家。

  见她不让送,还要上手。

  阮软只觉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

  就在她无力后退,男作者即将碰到她的肌肤时,一只手狠狠地地拽住他。

  “你他么谁……呀?”男作者恼羞成怒的侧头,看到比自己高大上的苏年,再往上是他渗人的双眸,刚刚还嚣张的气焰瞬间灭了。

  “哥,你是不是也喜欢这个妞?我、我让给你。”男作者想挣脱,不仅没有挣脱开,手腕反而被捏得更疼。

  苏年是练过的,那手劲儿可不是他一个常年不锻炼的人能比的。

  当即吓得脸上的肥肉在颤抖,磕磕巴巴的求饶,“大哥、放、放开我。”

  苏年甩开男作者的手,嫌弃的抽出纸巾擦拭着那只捏过他的手,随后揉成一团丢到不远处的垃圾桶。

  意有所指的说:“垃圾就该待在垃圾桶。”

  常年不运动的男作者被他轻轻一甩,巨大的身体砸在地上。

  男作者抬头,对上苏年冷冰冰的眼神,他瑟缩着脖子爬起来,捂着那只被捏疼的手腕,灰溜溜离开。

  看到苏年,阮软心底松了一口气,冲他感激一笑:“刚刚谢谢你啊!”

  “举手之劳。”苏年音色淡淡。

  阮软刚刚就一直忍着,这会儿心神放松,眼前的视线开始旋转,阵阵恶心感袭上和喉咙。

  她本能的伸出手想要抓住面前的东西,不知道拽到了什么,勉强撑住发软的身体。

  她开口:“我现在很不舒服,能送我去医院吗?谢谢!”

  失去意识前,她还记得说了声谢谢。

  苏年见她面色惨白,情况很不对劲儿的样子,不知为何,心脏深处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惊慌。

  待他反应过来,人已经出现在医院的抢救室门口。

  他有些愣神的看着那亮堂堂的三个字,有些迷茫的眨眨眼。

  他这是在担心她?

  可是,为什么呢?

  他们不过是不熟悉的相亲对象+不熟悉的邻居罢了。

  阮软是被一阵隐忍的哭声吵醒的。

  鼻尖是难闻的消毒水的味道,她知道自己是在医院里。

  昨晚的记忆袭上来,第一反应是那个男作者给自己喝的饮料有料。

  嗖的睁眼,第一眼看到头顶的天花板,紧接着一道身影出现在她面前。

  是苏年。

  昨晚的画面出现在她脑海中,知道是苏年送自己来医院的。

  她冲他感激的笑笑,想要动,察觉到浑身疼。

  有种小说里写的事后疼。

  可是不应该吧?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还没有来得及说话的苏年就被红肿着一双眼睛的阮女士给推到一边去。

  “妈,对不起,害你担心了。”阮软开口就是道歉。

  阮女士抱着阮软,哭得惊天动地,好像要把这辈子的眼泪都要哭完似的。

  哭得阮软本来很晕的头更晕了。

  “妈,渴。”

  阮女士转身要给阮软倒水,一杯水递到她面前。

  她道谢,接过,回身喂到阮软嘴边。

  一杯水下肚,阮软好受了一些,才问:“妈妈,我怎么了?”

  问这话的时候,她发现苏年正看着她发呆,心中警铃大作。

  别是她猜测的那样啊,否则真的糗大了。

  阮女士愣神的看着阮软,很快又回过神来,连忙闪躲着眼神,摇头:“没什么。”

  阮软一看阮女士这样心虚的样子就知道她有事隐瞒着自己。

  无奈的叹息一声,就听到苏年开口道:“医生检查出你身体里有超你身体负荷的安眠药成分,也正是因为这次的意外引发你身体里的家族遗传病,差点死了。”

  阮女士没想到苏年直接说出来,生气的瞪他。

  苏年有些无奈的看着阮女士,“阮阿姨,等会儿医生来给阮软检查,她总归会知道的。”还不如直接告诉她来得好。

  阮女士也知道这点,可作为母亲,她只想孩子晚点知道。

  听着苏年的话,阮软总算明白阮女士为何精神恍惚了。

  家族遗传病她是知道的,她爸她爷爷她爷爷的爷爷也是因为家族遗传病年纪轻轻就去世了。

  可这个不是只传男不传女?她怎么也搞上了?

  苏年还在继续说:“因为医生说你体内的安眠药成分超标,我帮你报警了。警察连夜将那个人带走调查,你体内的安眠药就是他下的。”

  “警察说后续等你醒来,会找你谈话。”

  阮软只想知道:“我会死吗?”

  面对她这个问题,苏年没有办法回答她。

  连医生都无法给出具体的回答,何况是他这个外行人。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