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寒假:15_我在哥谭过暑假
博看小说网 > 我在哥谭过暑假 > 第91章 寒假:15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1章 寒假:15

  127.

  我和迪克的内心感受在此刻重合了。

  我站在韦恩庄园后花园里,对着喷泉上面的天使像祈祷,“希望我弟弟达米安永远纯洁。”

  杰森靠在树上吃爆米花,“这样你就不用下地府去给小阎王打工?”

  我更正道,“这样我和提姆就不用下地府去给小阎王打工,哦,你也不用和大种姓一起去看大门,如果蒋就看得上你的话。”

  听到这话,杰森表情严肃起来,他放下爆米花桶站到我旁边,虔诚地道,“希望蝙蝠崽达米安永远纯洁。”

  牵着Ace狗绳路过的提姆以地铁上老人眯起眼看手机的表情打量我们几眼,“他们终于疯了?”

  “对了,”杰森薅了把我的头发,“今天下午芭布斯、卡珊她们会来过夜,今天是电影之夜。”

  我捂住自己的头顶,悲哀地发现杰森那一爪子带走了我至少三根长发,“今晚谁夜巡?”

  杰森诧异且理所当然道,“当然是老头啊,他又不是一个人不能干活儿。”

  这就是儿女的快乐建立在老父亲的汗水上吗?

  爹,请你坚持一个寂寞的晚上,明天早上我能陪你把电影再看一遍!

  ......如果你没有倒头昏睡的话。

  这天中午韦恩庄园内又一次充满了欢声笑语。

  大家都在二楼的小客厅窝着,除了达米安。傍晚是他和小乔的夜巡时间,他等巡逻时间结束再过来,刚好赶上我们第二轮电影。

  我们在为今晚看什么电影而争执。

  我婉拒所有和恐怖相关的电影,提姆想重温第八遍《星球大战》,杰森想看《恋恋笔记本》,迪克想看《海洋奇缘》。

  史蒂芬妮想看丧尸片,卡珊德拉偏好《疯狂动物城》,芭芭拉正在翻《暮光之城》的碟子。

  这个家里没有两个人拥有相同的电影品味,我觉得电影之夜应该改个名叫“蝙蝠家族大乱斗”。

  不出十分钟小客厅里枕头乱飞,摇椅倒地。提姆一脚踩在茶几上越过去,身后追着高举抱枕的史蒂芬妮,“我在教你鉴赏暴力美学,你这没教养的猪头!”

  史蒂芬妮的文学课一直很好,总能用各种猪头精准描述出每个人的特点。

  比如提姆是没教养的猪头,杰森是没嘴巴的猪头,迪克是没女人缘的猪头。

  她一般不这么说女孩们,但是我有幸得到过一个荣誉称号:聪明的猪头。

  不懂就问,这到底是不是在夸我?

  阿福给我们端来了看电影时吃的小零食和饮料。

  他打开门的那一瞬间,杰森原本往迪克脑袋上投掷过去,被迪克矮身躲过的抱枕直扑老管家门面。

  阿福一手端着托盘,一手兜了一个圈儿接住抱枕。在我们集体定住的同时,他以危险的速度缓缓挑起眉毛。

  十分钟后,我们所有人坐在沙发上,双眼无神地看着屏幕上浮现的加粗标题——《李尔王》。

  我的脚搭在史蒂芬妮大腿上,头靠着卡珊的腰,“达米安怎么还没到,他不是说马上来吗?”

  史蒂芬妮安慰我,“快了快了,小乔在送他回来了。”

  又过了十分钟,我的大腿横在史蒂芬妮腰上,头枕着卡珊的膝盖,“达米安?”

  史蒂芬妮正拿着手机和达米安联络,“马上马上。”

  又过了十分钟,我整个人横在沙发上,“人呢?”

  这次史蒂芬妮没有敷衍我,她从手机上抬起头来,颇为一言难尽地关掉对话框,“被绑了。”

  被绑了还有时间和你发消息吗?

  这个绑匪的水平看起来不是很够啊。

  这世界上还有几个人有能耐能同时绑架一个罗宾和一个超级小子?

  “要我帮忙吗?”我问道。

  史蒂芬妮把我的脑袋从她身上推下去,“不是大问题,他们一时大意而已,我和卡珊过去帮忙就行。”

  我挪了挪,把脑袋伸过去搁在芭芭拉大腿上,“有需要就喊我们。”

  史蒂芬妮眯着眼睛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意味深长道,“当然。”

  又过了半个小时。

  达米安没来,小乔没消息。史蒂芬妮和卡珊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

  我满脑袋问号,“人呢???”

  提姆捂脸长叹一声,“我去接。”

  我眉头一皱,发现事情不对,“她们遇到了麻烦为什么不和我说,这绑匪是谁啊,这么棘手。”

  提姆的微笑尴尬而不失礼貌,“可能是她们觉得丢脸吧。”

  某种思路在我脑海中一闪而过,“你们——”

  我在提姆微微缩起的瞳孔中大声说出了我的推理,“是不是在逃避看《李尔王》!”

  提姆:“......假设,你这么认为的话,也不是不行。”

  别以为我没听出来你在讽刺我,鸭鸭男孩!

  屏幕上的《李尔王》看得我们昏昏欲睡,杰森的手支在侧脸上,小鸡啄米似地点头。

  他裤兜里的手机开始疯狂震动。

  杰森茫然地掏出手机,扫了一眼。

  杰森:“......”

  我好奇地探过头去,“怎么了?”

  只见手机里属于“鸟宝宝”的那个聊天框上弹出一行字。

  “红罗宾请求支援。”

  平静、镇定、完全掩盖了那份丢人的尴尬。

  我和杰森对视一眼,“要不,”我诚恳道,“还是我去吧。”

  这绑匪到底是谁啊,这么牛逼。

  地球是不是今天晚上就要完蛋了,这是我们看的最后一场电影是吧?

  杰森摸着下巴,“我去会会他。”

  我看着这位勇士抄起搭在沙发靠背上的衣服,雄赳赳气昂昂地离开了。

  加油啊,杰森,韦恩家的门面就靠你来支撑了。

  再不回来,《李尔王》都要播完了!

  又一个半小时,无聊到把茶几上的松饼切成小人,自己和自己过家家的迪克收到了杰森发来的消息。

  杰森的消息里字字句句藏着他崩溃的心情,我简直能想象出他面对现场时的花容失色,“□□妈的丧钟怎么在这里,格雷森呢??”

  迪克:“哎?”

  杰森的消息紧跟着又蹦出来,“格雷森过来。”

  迪克:“唉。”

  我躺在沙发上,脑袋跟着迪克一起转动。

  “你说实话吧,哥,”我沉痛道,“氪星人是不是全部被脑控了,你们打算去拯救世界?”

  迪克:“倒也不必把思维发散到这么遥远的地方。”

  葫芦娃救爷爷,打一四字词语。

  蝙蝠家救弟弟,答案与上相同。

  我怀疑他们在演我。

  我**半小时后还有消息。

  果不其然,三十分钟后,芭芭拉拿起电话。

  迪克发来消息,“小芭在吗?小芭救命!”

  他还有闲心加了一个流泪猫猫头的表情包。

  我看了眼芭芭拉的手机屏幕,沉默了。

  “你就说实话吧,小芭。”我怜悯地凝视着手机上迪克那句话,“直接告诉我你们背着我吃火锅去了,我也不会打爆你们的头。”

  “首先,”芭芭拉揉了揉我的头,“我肯定是没去吃火锅的,至少这个时间点过去,我顶多能吃到几片煮成粉末的土豆。”

  “对哦。”我恍然大悟。

  芭芭拉也走了,我一个人坐在小客厅沙发上抓心挠肝。

  我从沙发这一头滚到沙发那一头,终于忍不住了。

  他们一个都没回,我推开窗户,踩着渡厄飞进夜色里。

  一般来说,我是不知道他们的位置的。

  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我暑假结束后拜托赵缺德师兄调整了我手里的母本命牌。在几次讨价还价和熟悉的“滚呐”之后,我手里的母体命牌已经可以做到实时掌控其他子牌的位置。

  也就是,自带定位系统。

  这也不能怪我,毕竟兄弟姐妹们是那么得不让人放心。

  赵缺德还教会我如何使用母体命牌上的窃听功能,再调试几下,连实时直播也是做得到的。

  真好用欸,感觉是我爹会喜欢的装备。

  曾几何时,我也是一个强调个人**的好孩子呢,唉。

  我跟着定位到了一处偏僻的废弃工厂。

  这是很具哥谭特色的搞事地点,十个反派里有九个反派曾经在这种地方动过歪脑筋,剩下一个下次打算在这里开party。

  我收起渡厄,谨慎地往里走,风中听不到一丝声音。

  不,很轻微,有好几个浅浅的呼吸声。

  我心头一凛,不等我反手拔出渡厄,一张大网从我脚底下升起,把我整个往上一拽!

  凯夫拉编制成的补兽网,和我们用来逮杰森的网是同一种材质。

  我:“......”

  我仿佛明白了什么。

  一连串杂乱的脚步声,紧随而来的是闪光灯与摄像头。

  杰森拍了几下手里的礼炮,喷了我一脑袋亮晶晶的纸桃心。

  史蒂芬妮拉开破旧仓库的灯,气球和彩带装点着整间仓库,蛋糕摆放在长桌中间,上面插好了十九根蜡烛。

  卡珊手里抱着一沓垒起来的礼物盒,“十九岁生日快乐,小词。”

  “其实我隐隐有猜到,”我吊在捕兽网里,“你们是不是忘了,华夏比美利坚早十二个小时,今天上午我就收到蜀山那边的生日祝福了。”

  众人的表情均是呆滞了一瞬,就好像康一面前的亿泰大聪明突然戴上了白色鸭舌帽变成了承太郎一样。

  总算有一天,我不再是韦恩家的智商洼地了。

  我打了一个响指,“罐罗,放我下来。”

  “好嘞,老姐!”小海星荡着钩锁从天而降,从披风里掏出一枚蝙蝠镖变形成的小型加农炮,烈烈激光对准我的脸迎头痛击,激光束在我刀枪不入的脸上炸散成烟花。

  一时间仓库里仿佛办起了小型烟花会,我从炸裂开的捕兽网中滚到地上。

  :)

  不是让你这样放我下来。

  罐罗,你这个大聪明。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