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6章 他到底是谁_乡村桃运小神医
博看小说网 > 乡村桃运小神医 > 第826章 他到底是谁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26章 他到底是谁

  “后来,他们都死了。”

  “我的亲生父亲,我的亲生母亲,都死了。”

  “我杀的。”

  崔文熙的声音很轻,轻得像一片雪花。

  可同时也很冷,比寒冬的积雪更冷。

  说出这话的时候,崔文熙在笑。

  笑得有些癫狂,疯魔。

  以至于见惯风浪的陈浩,也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冷不丁打了个哆嗦,下意识地裹紧了衣服。

  好像,现在不是夏天,而是那个崔文熙被她生母赶出家门的那个大雪天。

  崔文熙笑了很久,然后,又沉默了很久。

  当她再次抬起头的时候。

  陈浩发现,她的眼眶很红,眼珠子里布满了血丝。

  “你应该很好奇,我当时才五岁,怎么有能力杀死两个成年人?”

  崔文熙像是自问自答,还没等陈浩回应,便又说道:“那个雪天,我被亲生母亲赶走之后,跌跌撞撞往家走。”

  “我还需要为我的父亲准备晚餐,否则,他会打死我。”

  “但我实在太饿了,所以,我刚转过街角,便倒在了雪地里。”

  “很幸运的是,我没死,我被救了。”

  “救我的,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眸若星辰,眉似剑锋。”

  “他,也是一个华夏人。”

  说到这,崔文熙瞥了瞥陈浩,道:“说实在的,你和那时候的他,还挺像。”

  这句话对崔文熙而言,是对陈浩的夸奖。

  因为,在她心里,那个男人是神圣的,独一无二的。

  说一个人和那个男人相像,便是她能想到的,最高的称赞!但,陈浩却不这么觉得。

  陈浩心里很憋屈。

  他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人,而不是某个人的替代品。

  尽管那个人,可能很强大。

  崔文熙知道陈浩在想些什么,但她却不予理会,自顾自地说道:“那个男人救了我,还教我跆拳道。”

  “你说他也是华夏人,为什么教给你的,会是跆拳道?”

  陈浩强忍着心里的不愉快,问道。

  崔文熙笑道:“后来我也问过他这个问题,他的回答是,因为他当时来南国游玩,正巧见到有人在练习跆拳道。

  他想博采众长,便学了跆拳道。”

  “遇到我的时候,他正好跆拳道出师,跃跃欲试地想培养一个跆拳道高手,所以便教了我跆拳道。”

  陈浩眸光闪烁,听了崔文熙的描述,他对那个男人,更加好奇了。

  崔文熙又继续说道:“我跟着她学习了十年的跆拳道。

  这两年,我也给他洗衣做饭。

  但是,我甘之如饴。”

  “后来,他告诉我,他要离开南国了,问我要不要跟他一起走。

  我当然选择跟着他!”

  “不过在和他一起离开南国之前,我向他请求,说我想回去看看我父母,和我父母告别。”

  “他好奇地问我,我不是恨我父母吗,为什么还要回去告别。”

  “我笑着说,他们毕竟对我有生育之恩。”

  “他答应了我的请求。

  我回到了我父亲家里。

  当时,我父亲正喝了酒,一滩烂泥似的倒在地上。”

  “见我推开了门,我父亲问我是谁。

  十年没见,他已经认不出我了。”

  “我告诉他,我是他的女儿。

  他一愣。

  想必他早已觉得我死了。”

  “随后,他站起来就对我一阵骂。

  再然后,他趁着酒劲,居然把我推倒在墙角!”

  崔文熙的眼里,闪过一抹凶光:“我回来,本就为了杀他。

  他的禽兽行为,更加坚定了我的心意。”

  “我杀了他,然后,将我生活了五年的房子,一把火烧了。”

  “我又去找了我母亲。

  她认出了我,但却没有高兴,而是十分慌张,脸上还带着些许嫌弃。”

  “她递给我一万块南国币,让我赶紧走,别再来找她了。

  一万块南国币,相当于一百块华夏币。”

  “可不可笑?

  我消失了十年,突然出现,她没有一句关心,而且,拿了一百块打发我,就像打发一个叫花子!”

  “我一刀割断了她的喉咙!”

  “那天还没到冬天,却也下起了雪。”

  崔文熙笑出了声。

  脸上,阳光明媚。

  陈浩就这么看着她,张了张嘴,可终究没说出话。

  不知他人苦,莫劝人大度。

  如果他是崔文熙,或许,也会这么做吧?

  毕竟被最亲爱的人用毒药毒死,才是最悲哀的事。

  到现在,陈浩也终于明白,崔文熙为什么会说出“女子要什么心胸,有胸就够了”的话。

  在那样的环境下长大,有什么样的性格,说出什么样的话,都不奇怪。

  “你不用可怜我。”

  崔文熙吸了口气,眼眶不再那么红了:“事实上,我一直觉得我很幸运。”

  “因为,如果我的父母不是那样,我或许不会遇见那个男人。”

  崔文熙说那个男人的时候,眼里闪着光。

  陈浩心里没来由地烦躁。

  他好像,有点嫉妒那个男人了。

  “后来发生了什么?”

  陈浩沉声问道,他现在,迫不及待地想了解那个男人。

  他想知道,他到底比那个男人差在哪。

  为什么崔文熙提起那个男人的时候,居然可以忘怀悲苦的童年,整个人都充满了希望。

  “后来?

  后来我跟着他去了白头鹰帝国。

  在那里,他帮着我开了一家跆拳道馆。”

  “再后来,我成了闻名海外的跆拳道宗师,而他……”崔文熙捏紧了拳头,可片刻后,却又松开了拳头,脸上满是无可奈何。

  “他过上了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

  见陈浩满脸问号,崔文熙苦笑道:“到了白头鹰帝国我才知道,原来他早就结婚了,而且还有一个孩子。”

  “他对我,好像从来都没有过男女之情。”

  陈浩抿着唇,静静地等待着下文。

  崔文熙吸了一口气,平复心绪过后,说道:“去年我生日,我喝了很多酒,向他表明了心意。

  没有意外,他拒绝了我,拒绝得很干脆。”

  “我一怒之下选择了来华夏。”

  “再过不久,就是我的生日了。

  他问我要不要回白头鹰帝国,和他一起过生日。”

  “我赌气拒绝,并告诉他,我要在华夏和我男朋友一起过生日。”

  崔文熙看着陈浩:“我想让他知道,他没有那么难忘,没有他我也能过得很好。”

  陈浩低着头,沉默了很久。

  他心里始终憋着一口气。

  凭什么。

  凭什么他就只能当崔文熙的挡箭牌?

  “我想知道,关于他的信息。”

  陈浩沙哑着问道。

  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认真地想要证明,自己比另一个男人更优秀。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okan001.com。博看小说网手机版:https://m.bokan001.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