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反击开始!_独步江湖
博看小说网 > 独步江湖 > 第二百四十四章 反击开始!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百四十四章 反击开始!

  镇南司王的贴身护卫抖了抖身子,随后取下背后的长刀。

  刀身上纹着一条条好似山路般蜿蜒曲折的刀纹,整把刀略微弯曲,紫黑色的刀身让人感觉到一丝邪性。

  “小子,顶着王国一级通缉令,还敢来这儿闹事,你的勇气当真让我佩服,不过很可惜……你今儿个必须死!”

  洛临渊看着这位男人不屑一笑,“哇哦,我好怕怕哦,那你快来弄死我吧!”。

  男子闻言额头青筋暴起,“很好,既然你想死,那么我成全你!”。

  柳长卿和赵伏天躲在大门外观察着里面的情况,他们早就做好了准备,随时等待着洛临渊的命令。

  而在他们不远处的一个漆黑的小巷子里,两个身披黑色斗篷的黑衣人正悄悄地打量着他们。

  其中一位黑衣人轻声嘀咕道:“总算是找到他了,没想到他会到这么个穷酸落魄的偏远小地方。”

  另一位点了点头:“现在先别急着动手,既然找到了,我们先观察一段时间。”

  “嗯,我也这么认为,咱们就悄悄跟着他,暗中观察一段日子。”

  …………

  张府内,洛临渊一把将张月容拉到自己身后,免得她被误伤。

  “洛……洛公子!”

  洛临渊回头看了她一眼,嘴角微微一笑:“放心,我在,没人能动你分毫!”。

  这句话瞬间让张月容觉得安全感爆棚,即便从目前情况来看,洛临渊寡不敌众,但是她心里不知为何坚信洛临渊不会输。

  “小子,还有空管别人的安危呢!”那男人手持长刀一个箭步冲了上来,速度快如闪电。

  洛临渊身子微微一侧,刀尖从他侧脸划过,随后他掌若迅雷,抬手一掌轰在男人举刀的手臂腋下肋骨处。

  男人当即闷哼一声倒滑出去两米远,“哼,再来!”。

  他猛的一跺脚,整个人好似满弦的利箭迸射而去,可以看出其双腿肌肉爆发力十分强。

  “千杀刃·龙纲!”

  磅礴的真气如同一缕缕丝线不断缠绕在刀刃之上。

  他双手握刀猛地一转刀锋,顿时刀身的真气爆发,凝聚出一个白色的龙头。

  “杀——!”

  “金光咒!”洛临渊霎时浑身绽放耀眼的金色光芒,金色如同火焰般的真气凝成实体,将洛临渊护住。

  男人长刀猛地挥下,磅礴的真气外放凝成了一条巨大的白龙。

  伴随着一声龙吟,刀刃斩在了洛临渊金光灿灿的身躯上,霎时爆起一阵巨响,烟尘四起。

  “真气外放凝实……这家伙也是个大宗师初期的水平呢!”洛临渊眉头微微一皱喃喃道。

  有金光咒护体,即便这么恐怖的一击,也无法伤他分毫,但他脚下的地面却是纷纷炸裂。

  爆炸掀起的巨浪直接把一旁的张月容掀翻了,她一脸惊恐地看着洛临渊那个方向。

  待到烟尘散去后,只见洛临渊浑身包裹金光,淡然的站在一个大坑中央,那男人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洛临渊,自己那一刀不算全力一击,但是却是实打实的大宗师水平,就算洛临渊很强,也不应该毫发无损的接下这一招吧!?

  “侥幸罢了,再来!”男人怒喝一声,只见他手臂肌肉暴涨,他纵身一跃横刀怒斩而下。

  “千杀刃·修罗!”

  只见他身后浮现一尊地狱修罗像,八臂修罗与男人融为一体。

  男人一刀斩下,八臂修罗随着他的动作一同举着血刀砍了下去。

  巨大的真气血刀与空气摩擦爆发出一阵刺耳的噪音。

  顿时一股强烈的气压爆发,地面顿时炸裂,就连一旁的贺家家主见状也是眉头一蹙。

  “好恐怖的破坏力!”

  “死吧,狂妄的小贼!”男人怒喝道。

  洛临渊抬头看着男人声势浩大的攻击心里毫无波澜,嘴角扬起一抹冷笑。

  “八极震禅!”

  一道巨大的真气八卦图案浮现,将洛临渊包裹其中。

  八臂修罗猛烈的一击轰下,顿时八卦图案如水面一般激起了强烈的波纹。

  八臂修罗恐怖的攻击在一瞬间被返还了回去,整个巨大的身躯在一刹那间被轰碎。

  男人被自己的力量反噬,顿时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如同断了线的风筝倒飞出去。

  “开……开什么玩笑!?”男人踉跄着站了起来,他嘴角不断淌着鲜血,一脸的不可思议。

  “还没……还没完全结束呢!”男人还想强撑着站起来。

  “不,已经结束了!”

  只见洛临渊不知何时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洛临渊抬腿一脚崩了过去。

  他的腿上磅礴的真气不断汇聚,化作一条金色的五爪金龙。

  金龙探爪,力可摧山!

  男人横刀抵挡,然而洛临渊这一脚如同神威,他那把长刀瞬间被踢碎,洛临渊的一脚径直击中男人小腹,顿时磅礴的真气穿透他整个身躯,在他体内肆意绽放,最后贯穿而出。

  “噗——!”男人猛地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如同一道闪电倒飞出去,一连撞穿了十几个建筑物,飞出去几十米远,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场的所有醒着的人都被惊得差点下巴脱臼。

  镇南司王一脸的惊恐,这到底是什么怪力!?

  贺家主也是一脸震惊,没想到洛临渊会这么强。

  不过他可是大宗师五重境界,和那二重的男人实力可谓是相差甚大,到了这个境界的人,每一个小境界都有不小的跨度,因此他觉得自己和洛临渊应该能有一战!

  “大胆逆贼,竟敢搅和今日的亲宴,休要猖獗,别以为打败了一个大宗师初期武者就很厉害了,大宗师每一个小境界都是天差地别啊,我让你体会一下什么叫大宗师中期的恐怖!”

  他提剑猛地突刺过去,欲要一剑封喉,然而这时,贺凌天抬枪猛地一挑,将贺家主的剑尖挑开,将他拦了下来。

  “你这逆子,你到底要干什么!?”贺家主怒火中烧道。

  贺凌天眉头一皱,“父亲,这本就是我们家族的事情,跟外人无关,不管他是不是罪犯,但他目前的立场没错,我觉得是我们贺家错了,同时张家也有错,这是两个家族的错误!”。

  贺家主气急败坏,当即怒吼道:“好哇好,你小子翅膀真的硬了,看来老子得好好让你回忆下小时候被教训时的疼痛了!”。

  只见他手握长剑凌空一斩,一道锋利的剑气纵横而去。

  “来吧,让为父见识下你历练归来的成果吧!”

  贺凌天浑然不惧,脚跟往后轻轻一踢,神凰枪以他肩膀为支点倒旋一圈后被他猛地单手握住。

  他脚步一转,一枪横劈出去直接将剑气击溃。

  贺家主脚步轻盈,健步如飞,瞬间杀到贺凌天跟前。

  贺凌天连忙后撤出去,手握长枪左右横摆来回抵挡贺家主迅猛凌厉的攻击。

  “风回剑法!”

  贺家主剑法迷离,好似虚无,一瞬间划出一道道剑影。

  一剑出,百影生,风去风回不见真!

  一瞬间贺凌天落入险境,被剑影包围,然而他临危不惧。

  只见贺凌天双手相互缩近,收短握枪的力臂,随后枪举头顶快速回旋,身子伴随着一同回旋,呈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挡住了密密麻麻的剑影攻击,同时和贺家主拉开距离。

  “繁花过眼水中月,清心明镜破浮华!”

  “凤鸣枪法第一枪——破束!”

  贺凌天身法敏捷,快速穿梭在剑影之中,他快速挥舞神凰枪,左右手快速交替,剑影被他完美的挡在了外面,近不得身。

  他身子快速回旋一圈,一枪横劈出去,以极其刁钻的角度重而精准的轰击在贺家主长剑侧刃上。

  一阵巨力将贺家主震退好几步,手中的剑都差点崩飞,贺家主惊讶的看着贺凌天。

  “你这什么枪法,为何攻击角度那么刁钻!?”

  贺凌天轻轻一笑:“回父亲,这是我在外历练自创的独门枪技,让父亲见笑了!”。

  贺家主嘴角微微上扬,只见他步法敏捷,施展剑步,诡谲而迅速。

  剑刃快而精准,不断斩向贺凌天,贺凌天不敢松懈,手中长枪挥舞如同凤凰腾飞,华丽迅猛。

  同时贺凌天脚步迷离,身法敏捷,左脚右脚前后交替。

  他身子重心压低,快速突击,神凰枪如同千斤坠,每一次的撞击让贺家主感觉都好似碰到了铁壁。

  贺家主忽然身形猛地一转,迅猛一剑飞刺向贺凌天,没有丝毫犹豫。

  贺凌天迅速收回长枪,猛地回身一转,单手握枪同时向后发出迅猛一击。

  “回马枪!”

  枪尖带着恐怖的力量与剑尖相撞,刹那间一阵铁器碰撞的嗡鸣声响彻大院。

  众人不免捂住了耳朵,贺家主闷哼一声被巨力震飞出去。

  他踉跄着稳住了脚跟,只感觉喉咙一甜。

  “同境界下,你不是我的对手了,父亲,收手吧!”贺凌天皱眉道。

  贺家主沉默了一会儿,随后“噗嗤”笑了出来,最后变成仰天大笑。

  “哈哈哈哈,不愧是我贺天钧的儿子,好气魄!”

  贺凌天一脸懵逼,“父亲,您没生我气了?”。

  贺家主笑着哼道:“当然气,但看到你如今这么厉害了,我这当父亲的自然高兴,所以相互抵消了,咱俩扯平!”。

  贺凌天闻言苦笑着摇摇头,这老顽固,真不知道说他什么了。

  贺老太爷也是欣慰的笑了笑,如今贺凌天的成长他很满意。

  他起身看了眼身旁的张家家主他们,随后清了清嗓子道:

  “老夫左思右想,发现确实我们贺家错了,不过你们张家也同样错了,因此我们不如相互让步吧,这场掌握在家族手中的婚事就此取消吧,作为补偿,我们贺家愿意帮你们解决身后的麻烦,同样,你们张家也不许再禁锢小姑娘的人生自由了,你们看如何?”

  张家家主哪里敢违抗贺老太爷的话,只能连忙答应下来。

  张月容见状泪水溢出了眼眶,这么多年了,她终于能真正的获得自由了。

  她连忙冲贺老太爷磕头道谢:“多谢老太爷理解!”。

  贺老太爷慈祥地笑了笑:“谢我作甚,要谢就谢我家这大孙子和那边那位小兄弟,他们敢为了自己坚信的正义站出来,属实了不起,就算那位小友是罪犯,但如我大孙子说的,这次的立场是正义的,因此我也自然支持!”。

  洛临渊看着贺老太爷轻轻点头一笑,随后他把视线看向了那边坐着的镇南司王。

  洛临渊从见到他开始,就有了一个想法,想要对付这硕大的北苍皇室,最好的办法是从先逐个击破,尽力清除北帝手下的战力,再从内部瓦解,因此,这个送上门来的镇南司王就成了第一个目标。

  “嘿嘿,先拿你杀鸡儆猴,北帝不是一直通缉我么,现在……该我反击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