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看小说网 > 一路渡仙 > 第一百二十六章 重铸莫离(3)

第一百二十六章 重铸莫离(3)

  云梨第一百零八次长长叹气,忽而扭头对卫临道:“要不,你离我远点?”

  卫临:???

  什么鬼?

  只见她喃喃道:“这样说不定有人来打劫我,我就可以理所当然地拿走他们的储物袋了。”

  卫临:“......”

  在卫临的白眼中,云梨哭丧着脸:“我就想回个血。”

  卫临又甩给她一个白眼,绕过她,大步走了。

  悲悲戚戚跟上去的云梨忽而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气息,抬眸一看,她顿时来了精神,那不是夜初辰么,货款还没结呢!

  她火速拿出玉佩,一阵风跑过去,目光灼灼:“夜公子,买玉佩么?”

  卫临看着突然窜到前方的她,不由捂脸,这是准备拉路人强买强卖了么?

  夜初辰看见突然冒出来的她,脸色顿时五彩纷呈,心里紧绷,这几年里,他试了各种办法,试了各种纸笔,就是天阶符笔符纸都试过,也没能将那枚契约符文画下来。

  也曾试过给符师口述,张张嘴却发现不知从何开始描述,仿佛冥冥之中有一股玄妙的力量在阻止他。

  “夜公子?”

  见他不吱声,云梨又叫了一声,这家伙该不会是想黑了她的灵石吧!

  一想到这种可能,她的脸色霎时就不好看了,今天谁敢阻碍她回血,她定要谁好看!

  “阿梨!”

  卫临上前瞪了她一眼,对夜初辰歉意地笑笑:“抱歉,她就是跟你开玩笑的。”

  说完就要拉着云梨离开。

  云梨一扭身,挣脱他的手,眨了眨眼睛:“我没闹,这位夜公子真的要买玉佩的。”

  她扭过头,对夜初辰甜甜一笑:“是不是呀,夜公子?”

  夜公子?

  卫临拧眉一想,忆起来了,那个帮忙处理霜降法器的人,他警惕地打量了周围,又紧盯着夜初辰,虽然有契约牵制,难保他不会铤而走险。

  夜初辰目光落在卫临身上,这少年是她什么人?

  他正这样想着,神识突然刺痛,随即就收到了云梨冷酷的传音:“别想着用他来威胁我,我说过了,你有任何对我的恶意,我都能察觉到。”

  他面色一白,颤抖递过一个储物袋,咬牙切齿道:“是,我想要买玉佩。”

  云梨翻了个白眼,给卫临传音抱怨:“我就是想拿回我们的灵石而已,搞得像我欺负他似的。”

  卫临无语,你刚才不是在欺负人家么?

  这么近的距离,他自然是看见了夜初辰脸上一闪而逝的痛苦之色,明显是阿梨用了契约。

  将玉佩塞进夜初辰手中,指了指卫临,云梨传音道:“再加一条,关于他的所有信息也不能透露给任何人哦。”

  说完也不等他回答,转身就走了,花出去了两百多万,就回了五十万,还是好不爽。

  而且若是其他时候得到这五十万灵石,她肯定兴奋的转圈圈,但是在今天的巨额支出面前,获得五十万的快乐丁点儿也没感受到。

  卫临同情地看向夜初辰,安慰道:“别介意,她今天心情不好。”

  看着走远的二人,夜初辰脸色很难看,他想要派人跟踪,想到那枚诡秘的契约,终是不敢轻举妄动。

  三年前,她还需要唤出符文捏了捏才能惩罚他,刚才她可是什么都没做,心念一动他就受到了警告。

  二人回到冬灭峰,张真人也不含糊,第二天就开始重铸,将断剑对接好放在锻造台上,从一个装饰精美的盒子里取出一根幽蓝晶丝拉直了放在莫离剑上,指尖突然冒出一簇明红色的火焰,摁住天河发晶一抹,天河发晶就融入了莫离剑中。

  卫临目不转睛盯着他的动作,随着一根根天河发晶的融入,断口处被重新连接起来,一束天河发晶是一百根,五百根天河发晶几乎铺满了剑身,他点点头,张真人虽然小贪了点,铸剑功夫却是有一套,先用天河发晶满铺长剑,再进行熔铸,不说其他,单是韧度就比之前好上太多。

  云梨则是盯着他指尖的火焰,这个就是金丹期修士的丹火吧,跟普通的火灵术不同,丹火的状态更加稳定,温度也更高,随着老者的动作,似乎还有细微的变化,随着剑身各处的不同他的丹火也相应有细微的调整。

  当最后一根天河发晶被融入剑身,张真人已经面色苍白,气息凌乱了,长时间运用丹火,还需如此精准控制,对张真人的消耗也不小。

  他歇了一会儿,对卫临道:“先把它收起来吧,这剑毕竟还是凡俗铜铁,不能与其他的材料一起熔炼,先把其他材料熔炼好,再慢慢熔入剑中,凡俗武器重铸为法器,讲究的就是一个循序渐进,急不得。”

  接下来,云梨二人也不回小院了,在炼器房里扎了个根,天天巴巴守着熔炼炉,张真人又好笑又无语,佯怒道:“怎么地,还怕老夫吞了你们这点材料不成?”

  云梨笑眯眯回答:“哪能呐,我们这不是激动么。”

  其他的都无所谓,万一有人进来拿走了羽毛怎么办,他们还不得哭死,再者,若是这羽毛炼着炼着就整点异象什么的可怎么好,还是得看着才放心。

  一个月过去了,寒晶石髓等材料已经先后熔入了莫离剑中,羽毛还是那副样子,丝毫没有被熔化的迹象;三个月过去了,又一批材料熔入剑身,羽毛依旧没有变化;

  半年过去了,其他材料都熔煅完成,莫离剑也成功进阶玄阶法器,就等着熔入羽毛,淬火便可大功告成了,但是那根羽毛还是死活没有熔炼掉。

  张真人拧着眉瞧了瞧,再次调大了炉火,云梨小心地觑了眼他的神色,试探地问道:“真人,这个要多久才能炼化啊?”

  他沉吟一番,道:“这恐怕是凶禽大妖的翎羽,怕是还得要段时日才能彻底炼化。”

  顿了顿,又问:“这羽毛你们是哪里得来的?”

  卫临插话:“湖底捡的。”

  他点点头,感叹道:“看来你们机缘深厚,这翎羽少说也得是七阶大妖的,甚至八阶、九阶也有可能!这样,你们看着熔铸炉,我回叶家去查查。”

  张真人这一走便是一月。

  夜色沉沉,除了云林二人,这一层一个人也没有,不仅这一层,上面两层除了几个留守的剑童,也没有什么人。

  马上就是新年了,据说这是叶家百年一次的家宴,一众炼器师都回去参与宴席,张真人自从一月前去了叶家就没再回来,估计是打算在新年之后再回来。

  云梨凑近了烧得通红的熔炼炉,观察良久,扭头问道:“你说这翎羽是什么妖兽的?真的是八九阶大妖的么?”

  “不是。”卫临放下手中的炼器书籍,揉了揉眉心,就凭着他挖了整整三天,都没挖到底,便可知这翎羽绝不是什么八九阶妖兽的翎羽。

  这叫什么事,明知道是好东西,却没法子炼化。

  云梨薅了薅头发,心里有点焦躁:“我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有种感觉,张真人他炼化不了。”

  她一边喃喃自语,一边又凑近了几分,“整整七个月,没有丝毫炼化的迹象,是火不行吗?还是方法不......哎呀呀!我的头发!”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kan001.com。博看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okan00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