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看小说网 > 仙官 > 第三百一十三章

第三百一十三章

  这是史上所未有之事。当然因为史上并无叶行远此人,故而也不可能有察汗要求单挑的要求。叶行远初时愕然,随即大笑道:“蛮王倒是打的好算盘,在下只是一个文弱书生,怎比得上蛮王神勇?伐战之事,斗智为上,斗力为下,智者不取也。”

  指望我傻呵呵的与你阵前单挑?那还真是脑壳坏掉了,叶行远不屑摇头,这种激将法之能骗骗三岁小儿。明知不敌,还怎么会逞强?就算叶行远答应,目前西凤关之主子衍也绝不会同意。

  蛮王察汗天生神力,据说生来便得魔神须那天的庇护,力可扛鼎,更擅长诸种幻术魔法,有诸般神通。在草原上征战四方,未逢敌手。叶行远虽然也有神通,并不认为自己能够在战斗上胜过察汗。

  蛮人使者摇头道:“公子误会了,狼主钦佩墨家传人的神通智慧,自然不会以力压人。愿与公子斗智,以定高下。”

  叶行远尚在犹豫,子衍一口拒绝道:“此事休提!蛮人言而无信,岂能信任?叶公子大义相助,我不能让你去冒这个险,要去也是我去。”

  大概是察汗早料到子衍的态度,蛮人使者对他的反对亦有准备,只从容道:“子衍大人高义,我家狼主早知。他有言在先,子衍君国士无双,他早就见识过了,便是再战也难分胜负,这一次狼主想要见识的乃是墨门高人。”

  子衍冷哼一声,待要再说,叶行远先拦住了他,反问道:“单说要斗智,却不知道蛮王到底要斗什么?”

  斗智也有无数种办法,凑一桌打麻将也可以算是斗智的一种,但想来察汗绝不会用这么儿戏的办法来决定这战事。

  蛮人使者昂首道:“狼主说了,他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创《攻城百策》,一直无用武之地。今日既然遇上墨家传人,便想效仿先贤,一试墨家守城的手段。

  就由狼主和叶公子两人,在营帐中模拟推演对攻,若叶公子守城之法被破,那也就意味着西凤关被破。要是狼主奈何不得你,便即退兵,终身不再犯中土!”

  察汗这话也算是说得硬气,若他输了之后真的能信守诺言,那就意味着边关能有几十年的和平。这样的条件,连子衍都不能不心动。

  但他思虑深沉,自不会轻易答应,只又忍不住问道:“蛮王攻城,自然机变百出,安知你要攻到什么时候?”

  蛮人使者对子衍行了一礼,自信道:“狼主说便以三日为限,三日足以尽展攻城百策之长,也省得在西凤关下多费时日。三日若不能攻破叶公子的守御,就算是他输了。”

  这条件公平,子衍心怀仁善,明白要是能够这样解决,那西凤关内能够避免许多伤亡。可是叶行远仗义相助,他又怎么能袖手让他去蛮营之中冒险。

  叶行远心中一动,他并无畏惧之意,而且直觉此时乃是获取子衍信任认可的关键时刻,当下毫不犹豫道:“子衍君,若是阵上交锋,在下能力有限。但若是这攻守之法,倒有几分心得,愿勉力一试,以退蛮兵,免了兄弟们的死伤。”

  子衍担心道:“我只怕这些蛮人使诈,若是在营帐之中下黑手,我远在城中,只怕救援不及。”

  这一点叶行远倒不害怕,察汗此人刚愎自用,但信用极好,后来亦有许多他守信的轶事流传。便笑道:“蛮王统治草原,亦是一诺千金之人,若他出尔反尔,只怕也无法统御这数十万之众。”

  蛮人使者大喜道:“果然叶公子是狼主的知音,狼主说墨家之人定能理解他。子衍大人,既然叶公子也愿意,你就不要阻拦了吧。”

  眼看叶行远心意已决,子衍也只能同意,他当然也希望兵不血刃的解决战斗。双方议定便在明日午时,叶行远出关入帐,开始这为时三天的赌赛。

  当夜,子衍亲自来叶行远暂居之处拜访,郑重道:“此次冒险,本该由我前去。公子却抢先了一步,让我实在心中有愧。”

  叶行远笑道:“不然,子衍君身系大任,不可轻履险地。在下却只是村野闲人,大可脱略形迹。大人放心,我必当全力以赴,绝不辱没人族之名。”

  子衍虎目蕴泪道:“我知你们墨家皆是舍生取义之辈,又聪明机变,博览古今,我自然信你。我这里有一部自撰的兵法,于守城亦有些心得。虽然不能比之墨家祖师的博大精深,但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便请公子取去。”

  他取出一部手抄的卷轴,只见密密麻麻的小楷写满了子衍的守城之妙,虽然抬头并无题名,但叶行远心知肚明,这必是所谓的《子衍子兵法》。

  叶行远此次进入子衍墓,倒有一半的目的是为这一部兵法而来。只是《子衍子兵法》三千年未传于世,必是等待有缘之人,他也并无十足把握取得。

  没想到五德之宝尚未有着落,这兵法倒已经得到手中。叶行远也顾不得掩饰,急匆匆接过这一部兵法,当即如饥似渴的阅读起来。才看几页,便觉得字字珠玑,更增对天机的理解,若是用心研读,或许能够从这兵法之中悟出相应的神通!

  叶行远忍不住赞叹道:“久闻子衍子兵法乃是‘守御第一’,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这比之墨家传承,还要高明玄奥几分!”

  三千年之后,墨家传承亦有部分现于世间。随着技术的发展,种种上古之人觉得匪夷所思的器械也都出现在战场上,这乃自然之理。

  但子衍子兵法却不同,他归根结底还是圣人一脉,以灵力、天机、神通三者结合,形成特殊守御之法。虽然不得子衍的神通真传,未必能够将这兵法的最强处展现,但只要有一分领悟,便可以将其一分力量用到守城中去。

  这对危如累卵的琼关县来说,无异是一根救命稻草,叶行远焉能不喜。

  不过关于五德之宝,尚无什么线索。或许叶行远战胜察汗,解了西凤关之围,便能得子衍的认可。到时候宝物自可入手,暂时不必心急。

  第二日,蛮族摆开阵势,停止了攻城。叶行远辞别子衍和李夫人,坐在一个吊篮之上,从城墙上慢慢垂下。

  西凤关的城墙如今虽然尚不足百丈,但也是高耸入云。叶行远垂下之时,只觉风声呼呼,绳索摇晃不停。他勇者无惧,便从容闭目养神,大约一炷香时分,才终于踏足实地。

  叶行远便从吊篮之中跨出,一对蛮兵早已警惕的围拢过来。待看清确实只有叶行远一人,这才既惊且佩,牵来一匹黑马,请叶行远乘坐,引导着他一路向察汗的王帐行去。

  察汗骑马站在门口,亲自出门迎接。叶行远远远望去,只见此人身高一丈,赤发红瞳,面皮黝黑,身材魁梧恰如大树,便是在蛮人之中亦属异象。

  在叶行远观察着察汗的同时,察汗也在认真的打量他,良久才大笑道:“孤听闻墨家之人,慷慨侠义,豪气干云,原以为是什么三头六臂的人物,原来也不过一书生耳。”

  叶行远远远一拱手,淡然道:“书生亦有一口浩然气,可以顶天立地。蛮王此言,未免有以貌取人之失。”

  察汗悚然,急下马致歉道:“公子所言甚是,西凤关攻防一月,孤本已知公子之能。只因见公子生的文弱,不觉又起了小觑之心,果然圣人有言,须时时自省才是。”

  叶行远见他闻过则喜,知错就改,心中也更对这蛮族枭雄高看了几分。察汗可说是蛮族之中了不起的人物,比得上人族几位功勋显赫的人皇。后来他远征西方,统御了大大的疆土。最后不知所终,有许多人都说是升天而去,从此修行与气度而言,也不无可能。

  察汗将叶行远请入营帐之中,叶行远四面环顾,只见这王账甚为宽敞,大约原本也作为军机议事之地,在正对营门的一面挂着一张硕大的轩辕世界地图。

  除了详细标注中原的地形之外,西方的重镇与大概形状,亦都标明。这说明察汗原来就有混一宇宙一统天下之志,倒未必是因为南下受阻才改而西进。

  营帐之中已经摆开了宴席,有几位蛮族的将领就坐,察汗一边大笑,一边向叶行远介绍这些大将。蛮族大将都雄壮凶悍之极,名字都是一长串,叶行远也懒得去记,只略一招呼,不失礼数就是。

  察汗拉着叶行远的手,请他在首席坐下,又笑道:“难得墨家传人在此,孤聚中军诸将,愿聆公子教诲。”

  这是要玩先礼后兵?叶行远却没有耐心与他们周旋,只冷然道:“多谢蛮王盛情,只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两族既然必分生死,此时也不必假惺惺一团和气。

  今日此来,正为领教蛮王攻城百策,酒宴便不必了,不知何时咱们正式开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kan001.com。博看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okan00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