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 不同的喜神虚影_超品命师
博看小说网 > 超品命师 > 第374章 不同的喜神虚影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74章 不同的喜神虚影

  “嫁尸的威力确实不错!”

  被这两具小孩尸体给撞飞出去,苏晨落稳之后,神情也是多了一份认真。

  这嫁尸比起一般尸体,厉害之处在于多了自主意识,可以自主选择进攻的方式和路线,而不是像一般尸体那样,只会利用身体的僵硬来硬碰。

  苏晨看着两具小孩尸体还有那中年男子,眼神中有着凝重之色,不过这反而是激发起来了他的斗志,自从当初和叶笙歌一战之后,他已经好久没有畅快淋漓的战斗一场了。

  遇到的对手不是实力太强只能装孙子,要么就是实力太弱,他还没怎么出手,对方就倒下了。

  双手掐诀,苏晨身上的肌肤也是开始有了白色的光泽,与此同时皮肤表层的毛孔也是舒展开来,随着毛孔的舒展,一根根白色的毛发从毛孔中钻出。

  只是那么一会,苏晨整个人就如同一只小白猿,说是小白猿,不是说苏晨的身形不够,而是毛发不够旺盛。

  田家喜神术分为七大境界:绿僵、紫僵、白僵、毛僵、飞僵、游尸、旱魃,每一个境界相当于现在玄学界的三品,苏晨处于十三品巅峰境界,便是毛僵初期。

  毛僵的巅峰状态,浑身白色毛发充斥,整个人完全就是一只白色猿猴。

  “田家的白僵吗,就算是白僵,今天也得把你给撕碎。”

  廖全看到苏晨变身,脸上表情不变,他对自己的这三具嫁尸有着绝对的自信,这三具嫁尸每一具都有着十三品的实力,加上嫁尸悍不畏死的特性,可以说同境界那就是无敌的存在。

  “上,撕碎他!”

  随着廖全的一声令下,那中年嫁尸又一次朝着苏晨扑来,同时那两具小孩嫁尸则是发出了“咯咯咯”的瘆人笑声,身影突然在原地就那么消失了。

  “一具尸体而已,在喜神面前也敢嚣张!”

  苏晨身体白色毛发在这一瞬间突然射出,朝着四周射去,就如同漫天的暴雨梨花针一般,而随着这些白色毛发的射出,空中突然传来两声惨叫声,那两具小孩嫁尸的身影出现了,浑身都被插满了白色毛发。

  “田家弟子,化身僵尸,修炼到极致,一根毛发可劈山河!”

  冷菱看着被白色毛发给射成刺猬的两具嫁尸,妙目之中也是有着一抹异彩,田家之所以那么少的族人还可以屹立在玄学界,甚至曾经横扫整个玄学界,就在于田家喜神术的霸道。

  当初田家最辉煌时候,一位田家强者,一根毛发斩落了一座山峰,震惊了整个玄学界。

  两具孩子尸体被刺成了刺猬,但依然还能行动,这就是嫁尸的恐怖之处,因为他们本来就是死人,除非是彻底的毁灭掉,否则就算是剩下一只手都能继续行动。

  “苏晨,我倒是要看下你能有多少毛发?”

  自己的嫁尸被射成了刺猬,廖全毫不着急,他对田家的术法很了解,这种毛发每一次催生都是要耗费念力的,不是无穷无尽的,再来个一两次就没了。

  “还真是顽强的小强啊。”

  看着三具嫁尸又朝着自己扑来,苏晨感叹了一句,而后双手结印,在他的身后,一道虚影缓缓出现,那是喜神的虚影。

  虚影出现的刹那,连疼痛都没有的三具嫁尸突然停下了动作,站立在了原地。

  “旁门左道终究是旁门左道,嫁尸这种存在,你觉得喜神会承认吗?”

  这是田家和嫁尸门之间的战斗,争夺的是喜神门下第一门,苏晨自然不会留手,在他身后的身影便是喜神虚影。

  喜神,天下所有尸体之神,那三具嫁尸就算不怕疼痛,不惧死亡,但是当喜神虚影出现的时候,来自于本能的恐惧让得它们停下了脚步。

  “这不可能!”

  廖全脸上有着不相信之色,他不是震惊于苏晨身后的喜神虚影,田家可以召唤喜神虚影甚至让喜神上身,这一点他早就从师门长辈那里听到过。

  但在廖全看来,所谓的喜神虚影不过是田家人自己给吹嘘的,怎么可能真的召唤的出来喜神,要真是那样的话,那喜神一出,其他赶尸门派直接是投降就好了。

  “这个世上没有什么不可能的,田家会成为喜神门下第一门,就是因为行的正坐得直。”

  苏晨一步踏出,身后的喜神虚影跟着动,而那三具嫁尸的身躯开始微微颤抖,那两具小孩尸体嘴里还发出了畏惧的哽咽声。

  “苏晨这牛逼大发了,喜神虚影一出,以后玩尸体的都不是他的对手了。”

  陈枫看到这一幕脸上有着亮光,而一旁的冷菱俏脸却是浮现诧异之色,她不是没和田家人打过交道,还跟田楷铭战斗过一场,当时田楷铭也是召唤过喜神虚影,可给她的感觉,那喜神虚影很麻木,就如同机械一样的存在。

  但是苏晨身后的那道喜神虚影,给她一种存在感,这种存在感的意思是说,这道虚影是活的,是真实存在的。

  “喜神虽然算不得特别厉害的神灵,但在这个神灵已经绝迹的世界,如果喜神神灵真的可以降临的话,世上将无人可以抗衡,这不符合这个世界的天地法则。”

  冷菱在心里轻语,“那些存在要抹杀掉苏晨,难道就是因为苏晨会引来这片世界的天地法则的变化?”

  不说冷菱心中所想,苏晨此刻一步一步朝着廖全走去,廖全脸上第一次有了慌乱之色,嫁尸门和其他赶尸门派一样,都是以炼制尸体为主,自身的修炼不多,只能说比普通人会强一些,不可能是以炼体为主的田家人的对手。

  “你们三个废物给我动手啊。”

  廖全朝着三具嫁尸怒吼,三具嫁尸听到指令,身躯微微抖动了一下,不过随后又恢复了呆如木鸡的样子。

  “天下尸体尊喜神,喜神在此,你的这些嫁尸怎么会听令于你。”

  苏晨看着廖全,脸上有着讥讽之色,看到喜神虚影镇压了这三具嫁尸,也是让得他心里确定,嫁尸门这种炼制尸体之法,在喜神眼中也是叛逆一样的存在。

  否则正常来说,门下弟子的决斗,喜神是不可能会参与的,因为都算是他的弟子。

  这就跟一个家族长辈一样,做爷爷辈的,对于孙子们之间的争斗,要么就是放任不管,要么就是劝阻,不会选择帮一方对付另外一方,因为不管谁输谁赢,总之都是他的孙子。

  这个道理,放在喜神虚影身上也是一样的,现在喜神虚影出手帮助自己镇压住了嫁尸,那就只能说在喜神心中对于嫁尸是很厌恶的。

  “苏晨,这一次比斗你胜出了。”

  一旁的刘善喜看到廖全吃瘪,眼中有着快意之色,廖全占着比自己先入组织,而且还有师门长辈在组织里,对自己态度很不友好,这一次来找苏晨,使者是让自己主导的,可廖全越俎代庖,违背使者的命令,把那小女鬼给抓走。

  本来按照刘喜善的想法,是在阴店那里等候苏晨的,至少这样不会和苏晨交恶,现在变成砸掉苏晨的店,抓走小女鬼,别说是苏晨了,换做是他有人这么对自己,然后还来个劝说自己加入组织,自己也是会拒绝的。

  因为这带着一种威胁形式,而越是天才就越傲气,更不可能接受这种威胁性的邀请。

  嫁尸门和田家的恩怨,刘善喜也是知道的,所以在廖全跟着自己一起来的时候,他就知道要坏事,此刻看到廖全吃瘪,他这心里就觉得痛快。

  “比斗,什么时候这是一场比斗了,对于嫁尸门,玄学界所有人遇见都是除之而后快的!”

  苏晨言语中的杀机毫不掩饰,刘善喜听到苏晨这话,愣了一下,随后连忙说道:“苏晨,你如果杀了他的话,嫁尸门的那些强者不会放过你,同时我们组织也会追杀你!”

  “那又如何呢?”

  对于刘善喜话语中的威胁,苏晨毫不在意,看廖全先前的态度,就知道嫁尸门和田家肯定是死仇,就算自己不杀廖全,嫁尸门的那些强者遇到自己也不会手下留情的。

  至于这个所谓的组织,苏晨冷笑了一下,一个号称可以统一玄学界的组织,这样的组织他不相信在这个世上会存在。

  一步步走向廖全,廖全看到苏晨的靠近,脸上有着惊慌,下一刻,突然一个转身就朝着身后建筑跑去,因为他知道留在原地的结果就是死。

  “跑的掉吗?”

  看着廖全仓惶逃跑的背影,苏晨双手连点,几缕光芒从他的指尖射出,直接是洞穿了廖全的身躯。

  砰!

  廖全栽倒在了地上,他炼制的嫁尸不会疼痛,但他自己却不能,他自己仍然是血肉之躯,苏晨的一指直接洞穿了他的后脑勺。

  “苏晨,你……你太放肆了!”

  刘善喜被苏晨的手段给震惊到了,随后便是狂怒,苏晨目光转向了刘善喜,缓缓说道:“看在你我相识一场的份上,把你那所谓的组织情况告诉我,我可以放你走。”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