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2章 天作之合_超品命师
博看小说网 > 超品命师 > 第352章 天作之合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52章 天作之合

  踏入房间门的那一刻,苏晨便是呆住了,漆黑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红布高悬,红烛高挂,一片喜庆的场景。

  一张张的桌子上,坐满了宾客,一个个脸上都洋溢着喜庆的笑容,服务的小厮端着各种精致酒水美食在各个桌子上穿梭。

  “我这是来到了一个婚礼现场?”

  苏晨有些惊诧,眼前的场景就是古代的婚礼现场,不过他并没有见到新郎官和新娘,一眼扫去这些宾客,虽然人声鼎沸,但这些人身上都散发着阴气。

  这些都不是真正的活人,而是鬼魂,与此同时苏晨还注意到了几道熟悉的身影,当初在三楼进入房间的那几位,此刻也都坐在了这里。

  苏晨出现在门口,并没有引起这些鬼魂的任何注意,而也就在苏晨踏入门口没多久,最前方偏厅走出来了四男四女,捧着大红盆缓缓出现。

  看到这四男四女的出现,现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苏晨眼睛也是微微眯起,一般这种场景,这是有大人物要出场的节奏。

  “良辰吉时已到,请新郎官新娘子入场!”

  一位老妪从人群中走出来,撕扯着嗓子喊着,而随着这一声喊出,两道穿着大红婚服的男女走了出来。

  “祁若文!”

  看到新郎官的第一眼,苏晨表情便是变得古怪起来,他没有想到这新郎官竟然会是祁若文,至于新娘子因为蒙着红布无法看清楚。

  “那裁决者追着我要祁若文,是因为祁若文被新娘子给看中了?”

  苏晨在心底轻语了一句,也只有这个可能了,可这样一来,这位新娘子的身份就很不一般了。

  裁决者是目前他在公馆里面见到实力最强的,连裁决者都要听命于这位新娘子,难道说这位新娘子就是这公馆真正的主人?

  “祁若文这家伙也可以啊,被鬼头头给看上了,这样其实也挺好的。”

  苏晨双手环抱,颇有一副看好戏的心情,然而下一刻,新娘子的红布下传来了莺莺细语声:“今日是我和官人新婚之礼,喜神驾到,不妨喝杯薄酒。”

  喜神,古代婚礼都要敬喜神,苏晨虽然也是喜神弟子,但这两个喜神可不一样。

  一个是送祝福送姻缘的,一个是送死人送尸体的……

  不过苏晨转念一想又突然醒悟过来,对于活人来说,自己这样的喜神肯定是不吉利的,但对于死人和鬼魂来说,自己可不就是喜神吗?

  像有些地方那些结min婚的习俗,都是要请他们这类喜神门下弟子来操办的,从这个角度来说,新娘子的话也是没有说错。

  “多谢新娘子抬爱,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苏晨迈步朝着前面走去,走到新郎和新娘子面前的时候,有丫鬟递过来酒杯,苏晨端起酒杯,却未饮用。

  “喜神莫不是嫌这酒差,我这小户人家也拿不出什么好酒招待,还望喜神见谅。”

  “新娘子客气了,酒是好酒,只是不太适合我,另外我这次来,是为了新郎而来的。”苏晨目光看向祁若文,祁若文神情依然是呆滞模样,显然魂魄并没有回归。

  “人鬼结合终究是有违天理,我这朋友和新娘子并不合适,新娘子你还是另择佳婿吧。”

  虽然祁若文给鬼当新郎有些搞笑,但玩笑归玩笑,该阻拦苏晨还是要阻拦的,人鬼殊途,可一旦行了礼拜了堂,那就粘上因果了。

  “原来是官人的好友,既然如此不妨落座吧,我和官人是天作之合,虽人鬼殊途,但也受龙凤双神祝贺。”

  “新娘子这话说出去恐怕你自己都不会相信吧,人鬼岂能祝福?”苏晨冷笑了一下,鬼就是鬼,这是鬼话连篇。

  “妾不喜撒谎,官人朋友如果不信,妾身可以证明。”

  新娘子红袖子里伸出芊芊细手,轻轻一扬,一本类似于请帖一样的东西便是飘在了苏晨的面前。

  “这是什么?”

  苏晨接过伸手打开,脸上从疑惑之色变成了震惊之色,被这本帖子上的文字给震惊到了。

  在阳间,没有结婚证的婚姻是不合法的,不受法律保护,而在阴间也有阴间的婚姻律法,但那针对的是鬼魂之间的结合,阴阳两界从来没有过活人和死人结合还受到两界保护的情况。

  人鬼殊途,是阳间和阴间都不允许的,阳间还好,倒不会有实际性举动,只是影响活人的气运,但是阴间那边有专门的鬼差来抓这个的,一旦发现便是会把鬼魂抓入阴间受刑。

  可现在摆在苏晨面前的是一份文书,这是一个婚契文书,上面有着祁若文的名字,除此之外还有新娘子的名字,锦若,但这并不是让苏晨震惊的,苏晨震惊的是这份文书的下面有着两道光环。

  一黑一白两道光环,象征着阴阳两界的法则,也就是说,这份文书是得到了阴阳两界法则认可的。

  这才是苏晨震惊的原因!

  这已经超过他的认知水平了!

  “官人的朋友,现在相信妾身和官人是天作之合了吧。”

  苏晨沉默,这两个阴阳光环是做不了假的,半响后才开口说道:“即便如此,这婚姻也讲究个你情我愿,我这朋友现在魂魄没有,完全就是一个提线木偶,我怎么能知道他是不是愿意呢?”

  “官人的朋友,我会好言相待都是看在官人面子上,切莫逼迫太甚。”

  新娘子的声音已经有些清冷,苏晨也是面色微冷:“我也说过了,只要我朋友是自愿的,我绝不阻拦。”

  新娘子的红布在苏晨这句话说出之后飘荡起来,眼看着就要掀开,然而就在这时候,一只手按在了红布盖上,阻止了红布盖的掀开。

  看到这只手的主人,苏晨眼瞳收缩了一下,因为这只手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祁若文。

  “苏晨,这个婚礼是我自愿的。”

  祁若文的嘴里发出沙哑的声音,抬头看向了苏晨,眼神中没有了空洞,有的只是深情。

  “为什么?你可知道人鬼在一起的结果是什么?哪怕这片天地承认你们,你这辈子也将再无后代,祁家会在你这代绝后。”

  苏晨脸上有着不理解之色,祁若文不是对秦言曦念念不忘吗,转眼之间怎么就换了想法。

  “因为锦若她等了我三十三世!”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