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烤了吃了_超品命师
博看小说网 > 超品命师 > 第317章 烤了吃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17章 烤了吃了

  “老师,吴公子他们来了。”

  在一间充满了纸张和墨水味道的办公室内,苏晨见到了电话里的那位老者。

  “来了,那铜牌呢?是……是在这小狗身上?”

  老者目光第一时间便是看向了苏晨手中抱着的小黄狗,而听到老者的话,苏晨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小黄狗脖子下的毛发还是很旺盛的,如果不掰开这些毛发,是根本发现不了铜牌的,可这老者却是一下子就能够说出铜牌所在的位置。

  这一点让得苏晨明白,这老者对铜牌的秘密可能知道的不少。

  “嗯,就在这小黄狗身上。”

  要了解铜牌和小黄狗的秘密,苏晨就得从这老者口中获得线索,当下直接是把小黄狗给摆在了桌子上,露出了脖子上的那块铜牌。

  老者看到铜牌,伸手就要抚摸,小黄狗立刻龇牙,做出攻击状态,苏晨见状敲了小黄狗脑袋一下,小黄狗一下子便是焉了,发出了几声委屈的呜咽声。

  “没错,就是这样的,就是这样的。”

  老者可没管小黄狗,他现在全部的心思都集中在了铜牌上,一边抚摸着铜牌,嘴里一边说着一些旁人听不懂的话。

  “老师,您先别激动,先稳定一下情绪。”

  一旁老者的学生,也就是那位专家,看到自家老师的情绪,脸上有着担忧之色,老师已经是八十多岁的高龄了,这个年纪的老人可不能太激动,不然容易出事。

  老人,不能够承受大喜大悲的情绪,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共识。

  吴童表情也是有些紧张,他虽然身份尊贵,但像老者这样的,那就是国宝级别的人物,要是出了问题,家里长辈也得骂死他。

  在国内,不管他们这些家族如何争权夺势,但有一条底线是要遵守的,那就是对于科研部门的顶尖专家和学者,必须要有足够的重视和尊敬,因为这是一个国家发展的根本。

  “我……你们不懂,你们不知道这铜牌意味着什么。”

  老人很难冷静下来,苏晨见状直接把小黄狗被抱走了,老人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尴尬起来,半响后才一脸悻悻的收回了手。

  “老师,您先坐下来,这铜牌不就在这里吗,又不会跑了。”

  张大年扶着自己老师坐下,目光接受到吴童的眼神示意,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开口问道:“老师,这铜牌到底代表着什么,上面的字又是什么意思,您从来都没有跟我提到过啊,不会是还对我藏私吧。”

  对于张大年来说,自己老师他是尊敬的,但他也有着一家老小,古文字研究怎么说呢,并不是特别受到上面的重视,每年的经费也不是很多,所以和吴家打好关系对于他的研究是有巨大好处的。

  “不是老师我不告诉你,而是因为这事情告诉你了对你也没有什么好处,这事情是会颠覆你的三观的。”

  孙振国叹了一口气,目光总算是从小黄狗身上收回了,目光看向了苏晨和秦言曦以及赵益民三人,吴童的身份他已经是从自己学生口中知道了,但是这三位他还不了解。

  “孙老,这小黄狗现在是我的。”

  苏晨看着孙振国,只说了这么一句,孙振国嘴角抽搐了一下,他虽然醉心于古文研究,但不代表他就不懂人情世故了,眼前这年轻人是用这句话来告诉他,如果他不说出这铜牌的来历,就别想再看到这铜牌了。

  不过孙振国又怎么会轻易受威胁,当下猛地一拍桌子,把在场的人都给吓了一跳。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这狗肯定是你们从古墓里盗出来的,所有古墓都属于国家财富,你们这是盗墓行为,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就让人把你们给抓进去。”

  “我还真的是有些不信。”

  苏晨笑的很轻松,但一旁的赵益民却是变得有些紧张起来,要是警察来的话,这位苏少肯定是没事,但自己就不一定了啊。

  “你是觉得吴家这小子可以保得住你是吧,我告诉你,我可以直接一个电话打到他爷爷那里去,我看他还敢不敢给你们出头。”

  “你要这么说的话,那我们就没什么好谈了的。”

  苏晨站起身,倒不是他不尊重孙振国,而是他知道像孙振国这样一心扑在古文研究上的人,脑子都是一根筋,自己要是不强硬一点,孙振国是不会说出真相的。

  “你……年轻人不要冲动,我这不是开个玩笑嘛。”

  看到苏晨站起来要走,孙振国面色变了,脸上的强硬之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和蔼的笑容,一旁的张大年看的是目瞪口呆,他跟随了自己老师这么多年,怎么就不知道自己老师还有这么好的变脸本领。

  “你想要从我这里知道什么?”孙振国开门见山问道。

  “我要知道关于这铜牌的一切。”

  孙振国沉吟了那么一下,点了点头道:“这个没问题,我可以把我所了解的全部告诉你,但你也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苏晨皱眉问道。

  “这条小黄狗你得留给我。”

  听到孙振国提出的要求,苏晨笑了,感情这位从一开始发飙到后面的妥协,都是为了眼下这个条件做的铺垫。

  “孙老,我觉得您就别动什么心思了,您要是愿意说那我就听着,您要是不愿意说,我自己也可以去调查,不过是耗费一些时间罢了。”

  “哼,你小子知道什么,关于这铜牌,国内没有人比我知道的更多,我要是不告诉你,你这一辈子都不会知道铜牌的信息。”

  孙振国有这个自信,不过苏晨的下一句话就把他的自信给戳破了。

  “铜牌不止一块,而且这些铜牌都是挂在动物身上。”

  “你……你怎么会知道的?”

  孙振国被惊住了,这可是高级机密,当初除了项目组的人之外,不会有人知道,而且项目组的人也是签署了保密协议的,就算是自己的家人都不得透露。

  “我如果说是猜的,你信不信?”

  苏晨确实是猜的,他是根据孙振国先前一进门就知道铜牌在小黄狗身上猜出来。孙振国会知道铜牌,那就说明孙振国曾经见到过铜牌,但绝对不会是小黄狗身上这一块,因为赵益民已经是说过了,那个墓穴并没有其他盗洞出现过。

  “算了,那我换一个条件,我要这小黄狗的一管血,这个要求不过分了吧。”

  面对孙振国提出的这个要求,苏晨还没有答应,小黄狗先不干了,朝着孙振国龇牙了起来,一脸的凶样。

  “可以考虑,但得再让我知道了一切真相之后。”

  苏晨还是没有答应下来,孙振国脸上有着失落之色,不过很快便是恢复正常,叹气道:“其实我很清楚,你能够降服住这小黄狗,说明你不是普通人,应该和那群人一样,我确实是威胁不了你,就算你今天不找我,找到那群人也可以了解到这些。”

  “老师,您说的我怎么有些听不懂啊。”张大年在一旁听的是一头雾水。

  “你听不懂很正常,这个世界有些东西你没有接触到罢了,其实在见到这铜牌前,我也是和你一样的,是这铜牌让我知道这个世上原来不止我所看到的这一切。”

  孙振国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老人家也不墨迹,直接是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份档案递给了苏晨,苏晨接过档案翻看起来,而孙振国也没有就此闲着,开始讲述起了关于铜牌的事情。

  “二十六年前,陕西那边有山民举报,说有盗墓贼上山盗墓,当地警方便是组织人上山,刚好在古墓中把盗墓贼给抓住了,可问题是这些盗墓贼一口咬定这就是一个空的古墓,他们没有盗取任何的文物,而民警除了发现了一块铜牌外,就只发现了一只鸡的尸骨。”

  鸡的尸骨!

  孙振国提到的这句话让得苏晨眼睛亮了一下。

  “当时民警也询问过铜牌是怎么来的,那些盗墓贼如实交代了,说他们在古墓中只看到了这只鸡,干他们这行的都胆子大,加上天天待在山里却不敢去打猎,免得惊动山民,吃的不是很好,见到这只鸡也没想太多,直接是把这只鸡给烤了吃掉了。”

  “民警自然是不相信古墓里会有一只鸡的,可这些盗墓贼一口咬定就是这样,最后民警们没有办法,暂时把盗墓贼给关了起来,同时把这块铜牌也送给了当时的文物局那边进行鉴定。”

  “我那个时候恰好就在那边办点事情,文物局收到那铜牌的时候我也在,文物局的人认不出这铜牌上的文字,所以就找我请教,可我当时也不认识那铜牌上的文字,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文字,所以当时我猜测这是一种没有被人发现过的文字。”

  “我对古文字很痴迷,这一猜测让我很兴奋,我当即决定找那些盗墓贼还有去那古墓寻找线索,可没有想到的是,意外的事情却发生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