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不熟_超品命师
博看小说网 > 超品命师 > 第252章 不熟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52章 不熟

  赵全勇的故事在苏晨听起来不复杂,然而赵依依听完却是一肚子的困惑和雾水。

  “赵伯伯,你后面应该是知道伯母的身份了吧。”

  苏晨看着赵全勇,赵全勇点了点头,当时他第一次见识到自己老婆的本事,整个人都被震住了,他没有想到,自己老婆竟然会有神仙一样的本事。

  到那一刻他才知道,自己老婆不是普通人。

  “那后面这批人,是什么人,是伯母的家里人吗?”苏晨追问道。

  “不是,这批人是当初和婉儿有婚约的男方那边的人,那天依依的大舅来,就是想要把婉儿带走,怕被男方给报复,怪我……不该劝婉儿留下来的。”

  听到这里苏晨便是明白了,赵依依的母亲是玄学界某个家族的,应该是和玄学界另外一个家族的男子有婚约,但赵依依的母亲选择了逃婚和赵全勇在一起。

  显然赵依依的家族还有那南方的家族都没有放弃寻找赵依依,最终被他们找到了这个村子,赵依依的舅舅是想把自己妹妹给带走,可惜赵依依母亲最后还是没能离去,然后就是遇到了男方的人,这些人拿赵全勇来逼迫赵依依母亲就范,最后临走的时候还故意把赵全勇弄成智障。

  “再后来我大哥听村子里人说出事了,便是带着依依回来了,我大哥应该是猜到了一些,但他把这秘密给埋在了心底,对外之说婉儿她受不了村子里的苦跑了。”

  赵全勇脸上有着苦涩的笑容,他那个时候虽然已经是变成了智障,可经历的事情还是记得的,婉儿让自己大哥带着依依走的时候,应该是给自己大哥透露了一点讯息。

  自己大哥回来之后,对外说婉儿受不了苦跑了,而村子里的人也都相信了,因为那个时候方圆十里八乡,许多娶不到媳妇的人家,去贵州那边买个老婆回来,这些媳妇生了孩子之后大多都会跑掉。

  “既然妈妈不是因为受不了苦跑的,那大伯为什么一直要跟我说,妈妈是受不了苦跑了的,他为什么不告诉我真相呢?”

  面对着赵依依的疑问,苏晨开口答道:“因为你大伯不想你出事。”

  当年那些人,把赵全勇给弄成了智障,如果让他们知道赵全勇夫妻两还有个女儿活着,没准就会回头对赵依依也下手。

  斩草除根,是玄学界人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赵依依不知道当年真相,越是痛恨自己母亲,那些人才越会放心,甚至他们还乐于见到这一幕,因为对于赵依依的母亲来说,知道女儿一直痛恨她这个做母亲的,那比杀了她还要让她难受。

  如果那男方有着眼中报复心理的话,原本对赵依依动了杀机,也会因此而收敛掉,因为在他看来,这才是对赵依依母亲当年逃婚最好的报复。

  当然,这些都只是苏晨的猜测,不过真相到底是怎么样,也很快就要揭晓了。

  在用七煞锁魂阵废掉了对方的这缕魂念,这留下魂念之人自身也会受到反噬,自然就会知道赵全勇这边出现了变故,所以只要他在这里等,那些人便是会现身。

  当天晚上,苏晨便是留在了灵山没有回去,找的理由是多陪陪七叔公,而七叔公也是笑呵呵的说喜欢苏晨这小家伙,苏晨父亲和大伯自然不会说什么,叮嘱了几句之后便是带着后辈们离开了。

  夏天的夜晚,繁星点点,虫鸣蛙叫之声络绎不绝,赵家大堂内,苏晨一个人坐在了大堂的椅子上,大门也是大开着,月色顺着大门照射进来。

  赵全勇和赵依依父女两此刻则是在厢房内,两人也是没睡,因为苏晨告诉过他们,今晚可能会有人上门,来的应该是当年下毒手的那批人。

  “依依,你说那位苏先生不会有事吧。”

  厢房内,赵全勇脸上有着担忧之色,当年他是见识过那些人的厉害的,这苏先生这么的年轻,会是那些人的对手吗?

  “我觉得苏先生应该没问题。”

  赵依依想到这位年纪比自己还小的弟弟,能够无声无息的让十几个大汉给倒下,实力肯定是非同一般的。

  “那就好,那就好,我就怕到时候我们别连累了苏先生。”

  赵全勇在厢房里来回走动,他倒不是怕死,他就怕害了自己女儿还有那位苏先生。

  不说赵全勇父女两此刻的心态,坐在椅子上的苏晨倒是十分的平静,对于前来之人他倒是不担心碰到强者,原因很简单,如果赵依依的母亲是出身于那些实力强大的玄学家族,就算赵依依跑了,族里的那些长辈也可以很快就找到赵依依,而不是等到几年之后。

  晚上十点,村子里的人家大部分已经入睡,家家也都熄了灯,而就在这时候,原本门内照射进来的月光,却是被几道影子给挡住了。

  苏晨抬头看着站在门口的几道身影,表情十分的淡然,反倒是这几道身影看着坐在大堂里的苏晨,脸上露出了疑惑之色。

  “阁下是何人,为何要管我萧家之事。”

  门口处,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一位六十来岁的老者踏步走了进来。

  “萧家,哪个萧家?”

  “菏泽萧家。”

  听到对方的回答,苏晨脸上露出了笑容,玄学界姓“萧”的,有一家是田老头交代过,能不招惹就不要招惹的,不过那一家不是来自于菏泽。

  至于菏泽萧家,自己听都没有听过,那看来是和自己猜测的一样,不是什么大势力。

  “堂堂玄学界世家,对一个普通人出手,传出去不怕被人笑话,也不怕道盟的制裁吗?”

  苏晨开口,不过老者听到苏晨的话后却是放声大笑了起来。

  “一个山野小子罢了,谁又会去管死活呢,至于道盟向来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事情没闹大,道盟自然是眼不见为净。”

  老者对苏晨的话嗤之以鼻,脸上带着讥讽之色,这是在嘲讽苏晨太天真了。

  道盟是负责处理玄学界人和世俗普通人的纠纷的,同时也有权对那些无故向世俗普通人出手的玄学界人进行制裁,可一般只要不是太过血腥的杀人,或者把事情闹的很大,道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不然真要认真起来,那些玄学界势力在世俗也培养了棋子,其实也算是插手世俗了,道盟难道就要阻止吗?

  要知道,道盟的根基可就是来自于玄学界各大家族的弟子,如果道盟真抓的这么严,玄学界各大家族和门派还会支持道盟吗,道盟早就解散掉了。

  “是嘛,那真的是太不好意思,我就是道盟的,这次的事情我还真的是管定了。”

  苏晨悠悠开口,而他这话让得那位老者怔了那么一下,但很快神情便是恢复如初。

  “原来是道盟的弟子,阁下是来自于哪一派?”

  道盟本身很少培养弟子,都是各大势力为了完成任务派的弟子在道盟任职,所以老者其实并不担心什么,这些弟子在进入道盟前,家族长辈或者师门长辈都会私下叮嘱,在道盟办事不用太认真。

  “我说了,我是道盟的弟子。”

  苏晨又一次重复了一遍,而老者这一次眉头皱了一下,他听懂苏晨话里的意思了。

  道盟的大部分弟子都是来自于玄学界各大门派势力,但也有那么少数是道盟自己培养的,但这类弟子在道盟众多弟子中占据的比例不到十分之一。

  这类弟子对道盟是忠心耿耿的,也是道盟培养的重点对象,如果是遇到这类弟子的话,那事情还真的是有些棘手。

  不过老者也不放在心上,他和鲁省的道盟的高层关系不错,这边虽然不是鲁省,但只要找那边的道盟高层打个招呼也是一样的。

  这一点和世俗的组织没啥区别。

  “小兄弟,我和鲁省的张奉公子很熟,小兄弟应该听过张奉的名字吧。”

  “没听过。”

  苏晨的回答让得老者要准备接下去说的话一下子给堵在了嘴里,半响后才继续说道:“张奉公子是道盟在鲁省的麒麟子。”

  麒麟子在道盟意味着什么,老者相信眼前这年轻人应该知道,那是地位比起一省负责人都只高不低的。

  “你们赣省不也是出了一个麒麟子吗,叫苏晨是吧,都是麒麟子,想来张公子和这位苏公子应该很熟,而老朽恰好和张公子关系不错。”

  老者这话的意思已经是很明显了,我认识鲁省的麒麟子,同为麒麟子,你们赣省这边的麒麟子苏晨肯定是会给张公子个面子的。

  如果是碰到道盟其他人,也许老者的目的就达成了,然而苏晨看着老者,只是淡淡吐了两个字:“不熟。”

  “小兄弟,你地位低不认识你们麒麟子很正常,这次的事情小兄弟你就不要插手了,到时候我还可以通过张公子的关系,给你和苏公子搭上线。”

  “不用了,我没这个兴趣。”

  “小兄弟这是要和我萧家过不去?”

  看到苏晨油盐不进,老者面色也是阴沉了下来,沉声喝道。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