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探寻_超品命师
博看小说网 > 超品命师 > 第195章 探寻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95章 探寻

  店铺内!

  苏晨送走了刘深,他并没有第一时间答应刘深,而是说要考虑一下。

  这快递事件透露着神秘和诡异,他可不想在没有了解清楚前就涉足其中,最重要的是,他在做决定前还要做一件事情。

  看着刘深身影消失,苏晨把门给带上了,而后来到了二楼,走到了那柳树树苗跟前,直接问道:“你不是无所不能吗,这一次不给我推算一下了?”

  没错,苏晨是想要来询问一下柳树树苗,看看从柳树树苗那里是不是可以得到一些线索,虽然对于这柳树树苗说的话,他并不是百分百相信,但多少也是一个参考意见。

  柳树树苗没有任何动静,正当苏晨放弃了的时候,一道绿色光芒一闪,苏晨的手上又一次出现了一块树皮。

  “你向无所不能的柳神祈求,无所不能的柳神听到了你的祈求,感受到了你虔诚的信念,为此替你泄露了一段天机。”

  “你答应了刘深的请求,前往裕丰酒店,这是一个很神秘的地方,每一个要进去的人,都需要一把钥匙,你拿到了钥匙,踏入了那里,但你不知道的是,那是一把打开一扇迷雾的门,迷雾的背后真相让你震惊。最后,你从门内走了出来,但那个时候的你已经不是原来的你了。”

  树皮上的这段话让得苏晨眼神闪烁,这段话的意思不难理解,意思就是说那酒店房间门内是一个很特殊的地方,可“那个时候的你已经不是原来的你”是什么意思呢。

  “说人话!”

  半响后,苏晨没好气的骂了一句。

  树皮上的字在他这句话说完后有了变化。

  “带上我,你才能够完好无损的走出来,切记!切记!切记!”

  连续三个切记,还用了感叹号,这让苏晨有些无语,感情说了半天,这柳树就是想要让自己带上它一起。

  对于这柳树,苏晨觉得自己也算是比较了解了,完全不会吃亏的那种,做任何事情都是为了它自己谋取福利的,但有一点确定的是,这柳树还不至于太坑,它的话大概可以信那么四分。

  “带上你没有问题,但你得再告诉我一些更有用的信息,否则的话你觉得我能够这么轻易的就相信你吗?”

  树皮上的字迹又一次变化:“那是扇山门,通往的地方是一座山。”

  “这样就没了?”

  苏晨不甘心想要再多套取一些有用的信息,不过树皮上再也没有其他字迹显露出来了,虽然不甘心,但苏晨也知道不可能从柳树树苗这里套取到更多的信息了。

  裕丰酒店!

  苏晨和刘深出现在了酒店大堂边上的一间工作人员办公室,这是九江道盟在这里留下的一个办公点,有专人负责盯着来往的快递包裹。

  在办公室的桌子上,此刻便是摆着一个包裹,寄件人的地址便是风荷街63号403房,而至于收件人的地址已经是被涂改掉了。

  “苏兄弟,你确定了吗?”

  刘深看着苏晨,他的手上拿着笔,苏晨点了点头,刘深不再犹豫,把苏晨的名字写在了收件人那一栏上。

  写好名字之后,苏晨把那包裹直接给拆开了,包裹里的依然是那副山水画,一旁的一位青年男子见怪不怪笑着说道:“真不知道这些话是从哪里来的,这十几副画是一模一样,完全是找不到一点的区别。”

  苏晨拿起画认真研究了起来,只不过却没有发现任何有用的线索,不过他并不气馁,如果这画暗藏了什么信息的话,道盟的人早就发现了。

  苏晨打开了背上的竹筐,将这画直接是给丢了进去,随后又把竹筐给盖上。

  刘深看了眼苏晨背后的竹筐但却没说什么,在他的心里他觉得这竹筐应该是苏晨带的一些有用之物,毕竟去那么诡异的地方,肯定是要带点防身宝物的。

  可刘深并不知道的是,苏晨这个竹筐,里面只放了一样东西,那就是柳树树苗。

  在深思熟虑了之后,苏晨最终还是决定带柳树树苗一起来,虽然说柳树树苗不是那么的靠谱,但至少一点就是目前不会害他。

  “那苏兄弟我们现在就出发?”

  “嗯。”

  苏晨点了点头,按照刘深所说的,前面进去的那六批人,最长的待了三天,最短的则是一天的时间,最后被人发现在酒店后面的巷子里昏迷不醒。

  那青年男子走在前面带路,却没有坐电梯,而是带着苏晨和刘深走的楼梯,而在楼梯到了四层的时候,楼梯口处坐着一个中年男子,正在那玩着手机抽着烟。

  虽然有古怪的只是3A03这个房间,但出于小心谨慎的原因,九江道盟分部的人是将整个四楼都给封住了,电梯上的3A楼层按钮是按不动的,而楼梯口则是找了人专门守着。

  “苏兄弟,我只能陪你到这里,从你踏入走廊后,你所看到的就会和现在看到的不一样,因为你是包裹的收件人,是被选中者。”

  刘深看了眼走廊,他只是站在楼梯口并没有走进去,而且这楼梯口和走廊之间则是有着一扇铁门,苏晨隔着铁门看了眼走廊,从这里看着走廊和一般的酒店走廊没有区别,地上铺着毯子,两侧是有些微弱的灯光,而房门就在走廊的两侧。

  青年男子打开了钥匙,苏晨看了刘深一眼,也没说什么,下一刻迈步跨入了铁门内,踏入了走廊。

  在双脚完全踏入走廊的刹那,苏晨眼前的画面便是出现了改变。

  同样是走廊,然而脚下不再是地毯,而是变成了木板,散发着阴冷的潮气,两侧的墙上也没有了射灯,整个走廊一片漆黑。

  苏晨回头,在他的身后铁门不见了,刘深等人也是不见了,身后同样也是一片黑暗。

  直到一分钟之后,苏晨才看到了光亮,那光亮是从前面不远处透出的,透过地板的门缝透了那么一缕出来,某个房间的灯亮了。

  苏晨迈步朝着那灯光亮起的地方走去,如果没猜错的话,那应该是就是403房间。

  咯吱咯吱!

  老旧的木板随着苏晨的踩踏发出声音,而紧随着苏晨便是听到了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

  下雨了!

  外面的雨应该是下的很急,而噼里啪啦的声音是雨点打在走廊尽头窗户上的声音,下一刻,一道闪电划过长空,光亮顺着走廊的尽头照进来。

  那么一瞬间,苏晨看到了一道身影站在那走廊尽头的窗户前,可下一刻那一道身影便是消失了。

  “特定地点时间所停留下来的场景吗?”

  苏晨倒是没有被这道身影给吓到,他猜测自己可能是触发了什么,现在所看到的,是曾经在这里发生过的一个场景,至于这个触发的条件,很有可能就是和包裹上的名字有关系。

  走廊过道恢复了黑暗,只有门缝里透出的那么一点微弱的光芒,正常人根本就无法看得清,苏晨倒也不怕就这么一步一步朝着前面走去,最终,停到了那403房门前,有就是那有着光亮透出的那间房间。

  耳边,是噼里啪啦急骤的雨打玻璃声,403房间,是走廊尽头倒数第二个房间,甚至苏晨都可以感受到窗户边那雨水飘进来的湿意。

  苏晨目光盯着面前的房门,这是一扇已经有些腐烂的木门,那门把也都已经脱落掉在了地上,散落的七七八八。

  门上贴着一张纸图,不过早就已经是泛黄看不清了,而且这张纸图已经是掉落了一半,剩下的一半随着窗外冷风吹来,正在哗哗作响。

  一分钟之后,苏晨伸出手,推开了这一扇木门。

  老旧木门传来嘎吱咯吱的响声,苏晨的力度不大,速度也不快,十秒钟的时间,木门才算是完全打开。

  推开门苏晨看到的是一套木质家具,一张长椅,两张短凳还有一个茶台,茶台上摆着一盏油灯,那光亮正是从油灯里发出的。

  再前面便是墙壁了,墙壁上的白色油漆已经是脱落了大半,那凹凸不平的墙壁在昏黄油灯的照射下,就好像是一张人脸一样挂在墙上。

  苏晨并没有踏入进房间,而是目光转动,看向了房间的内里,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块画板,那种美术生写生经常会背着的画板。

  画板上有着一张还未完成的画,不过并不是什么素描和油画,正是苏晨先前所看到的那山水国画。

  画板上的这幅画,只画出了一座山,那山下的河流却还没有画出来。

  不过苏晨也注意到一个细节,除了画板之外,他在没有看到和任何画画有关的东西,颜料、墨汁、毛笔,全都没有,就好像画画的人是故意画这么一半,然后又把工具给收走了,而不是因为遇到什么事情没来得及画完。

  啪!

  一道清脆的响声突然在房间内响起,苏晨眸子收缩了一下,而整个房间也在这一刻变得黑暗,因为那油灯熄灭了。

  在那响声响起的一刻,苏晨清楚的看到,一只手按在了油灯上,正是这只手捂灭了油灯。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