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看小说网 > 金刚不坏大寨主 > 564~565:天人3境,天又如何?我必争之!(保底求月票)

564~565:天人3境,天又如何?我必争之!(保底求月票)

  有道是山中一日,世上一年。

  在更加人迹罕至的海岛上待上几天,初时新鲜感慢慢过去,一种厌倦感自然便袭涌心头,愈发想要离去回归那个人潮汹涌的江湖当中。

  江大力此时便是这种心情。

  在岛上待了三天之后,眼见小张无忌竟展现出惊人的天赋将九阳神功修炼到了3境、圣火令神功也修炼入门后。

  他便也放心准备正式带着晒黑了一圈的王语嫣离去。

  这三日之间,张无忌时常就会跟随在江大力身旁练功。

  故而江大力也常将自身对徒弟的要求灌输给张无忌。

  嘱咐张无忌将来长大后未必要做什么大英雄,却绝对要做一个果敢威武顶天立地的大好男儿。

  而在某些方面,江大力也和张无忌的母亲殷素素保持有极高的默契。

  殷素素告诫张无忌“越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

  江大力就告诫张无忌“心中无女人,练功自然神”。

  这也使得殷素素这个精明的女人仿佛难得找到知己一般,开始愈发信任,慢慢认可了其无忌师父的身份。

  不过江大力对于可有可无的这种认可,也并不在意。

  眼见诸事落定。

  余承安与火王祖金殿等人铸刀也已开始走上进程,他在嘱咐鬼王阴功守护蓄谋富婆等一众玩家开始在海外建立无相门后,便辞别眷恋不舍的张无忌以及大松一口气的张翠山等人,携王语嫣一起驾鹰而去,自北海直奔南海。

  ...

  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

  蔚蓝天穹之上。

  魔鹰载着江大力和将自己整个人裹在被褥里的王语嫣悠闲滑翔。

  好一片天苍苍、海茫茫,寥廓空旷的景象!

  江大力凝神看向面板内此时已经积累得高达二十多万的修为点以及高达三十多万的潜能点。

  经过这么多天的发展,黑风寨的玩家数量虽然没有大幅度激增,却也又是缓缓增加了五千多号人。

  如今黑风寨内的玩家人数已逼近两万五,势力总成员数量突破了七万。

  大量玩家几乎每天都会有人会在各自分寨势力的传功殿内提升武学,也有新入伙的玩家学习武学。

  这也便导致江大力的修为点和潜能点不断积累激增。

  自上次在护龙山庄消耗七八万修为点和潜能点融合《金刚不坏神功》以及《金钟罩》后,距今已过去了差不多七天时间。

  这七天里,修为点涨了四万多,潜能点则一如既往的比修为点要多增长不少,七天提升了足有九万多。

  但这种增长速度,仍是令江大力感到不太满意,用起来都得抠抠缩缩的,很不对他脾气。

  “综武发展到现在,玩家这块大蛋糕基本已被上万武林宗门、帮派以及各个诸侯国的官府军伍瓜分。

  我纵然辛辛苦苦四处抢菜地,如今也不过才抢了会州、沧州这两个小州以及江州这个中等州的部分玩家资源。

  现在不少山寨内的玩家都已成了老油条,都知道贵精不贵多的道理,故而只钻研提升自身选定的几门武学。

  而这些武学越是到高深境界,所需的潜能点和修为点便越多。

  玩家们发现提升武学境界困难后,便会积攒着修为点和潜能点不动用,或者用来直接提升境界。

  这也是近来玩家的实力境界整体提高的原因。

  不过这却就苦了我......”

  江大力看着面板内心感慨。

  很有一种老农民辛辛苦苦种田,却发现庄稼收成并不好的苦恼。

  这种状况,其实他也早就预料到了。

  山寨老玩家不可能经常分散修为点和潜能点去学习更多的武学。

  常常只会钻研其中两三门武学,甚至干脆就只精修一门。

  而山寨武学中,也唯有地阶以上武学在修炼时,才会开始需要消耗大量的修为点。

  人阶武学都是在4境突破5境时,才会用到修为点。

  偏偏目前绝大多数玩家,哪怕是精英玩家,最多也就配备一两门人阶武学罢了,少有人有资格学到地阶武学。

  如此也就导致江大力现在的修为点越涨越慢,而潜能点的涨幅始终领先修为点的缘故。

  要解决这种窘迫的状况,就只有两种途径。

  一是为山寨内的玩家主动放低地阶等高端武学的学习条件,刺激更多玩家主动学习地阶以上武学,榨干玩家们的潜力,压榨来更多的修为点和潜能点。

  但这种方式治标不治本,且也会导致山寨原有立下的标准和规则变得一文不值,失去应有的价值和权威性。

  二则是继续去抢夺更多的地盘,掠夺其他势力碗里的蛋糕,吞并,争霸,如此才能收获更多的新成员。

  而新成员一旦加入,自然会有大量人学习山寨内的武学,如此江大力也就拥有更多的修为点和潜能点。

  “暂时我黑风寨于宋国境内,不彻底处理好与官府之间的关系,已很难再有进展。

  只能一面经营其他云州、扬州以及海外无相门的山寨势力,一面等回去后通过岳飞化解宋国官府对黑风寨的桎梏,如此才能有新的发展。”

  江大力沉吟思索,思路很清晰。

  目前黑风寨的发展,的确已陷入瓶颈。

  必须尽快作出改变,否则慢慢就会陷入颓势,被北方武林的天下会以及无双城等野心勃勃的势力取缔。

  而要打破瓶颈,唯有争霸,掀起战争,抢夺其他势力的蛋糕和地盘,届时势必也会树敌更多。

  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争霸之路一旦走上,就彻底无法回头,除非选择安于现状。

  可安于现状,就等同于是坐以待毙,等待着其他的野心家将自身蚕食。

  江大力绝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你已经发呆了快有一刻钟,在想什么?”

  这时,一旁王语嫣从被褥里弹出手,在江大力眼前晃了晃问道。

  她刚刚一直都在观察江大力,见其又陷入了经常性的发呆后,便开始闲着无聊默数时间记录。

  有时候她也非常好奇,不明白寨主这样的人为何也会经常发呆——那好像是无所事事的人才该有的习惯。

  不过看得久了,她反而更喜欢寨主发呆时安静的时候。

  也只有这个时候,她仿佛才看到寨主安静时的另一面,似乎更接近这个铁石心肠男人的滚烫内心,窥见一些朦胧的隐藏秘密。

  江大力被王语嫣的话语惊醒,瞥了一眼裹在被褥里的王语嫣,道,“我准备开始尝试突破了,稍后你注意,别从天上被震掉下去了。”

  “啊?突......突破?这么快?你要突破天人3境,可是你不是说过,天人3境后便会面临天地人三劫,现在又是春天,春雷滚滚,是最不适合突破的时刻。”

  王语嫣惊愕道。

  “这一天,我已经准备了很久。”

  江大力眼神冷峻而从容,看向天穹。

  蔚蓝天空上并无乌云,阳光万丈。

  他道,“天人境,讲究的是顺应天命,也顺应天地自然,才能顺势突破,借天地之力迈向更高境界。最终天人合一自然所向披靡。

  但我生来就不是那么顺从的人。

  我所走的大力之道,也一直是在以己力破局,没有路,就劈出一条路。

  所以我很怀疑,这天人境我若是顺从走到最后,会是怎样的一条路!那又是不是我的路!”

  王语嫣错愕,结巴道,“你......难道你要逆天而行?”

  “不!”

  江大力哈哈一笑,眼神闪过难得的一丝狡黠,“未曾彻彻底底的弄清楚什么叫天人境,我当然不会鲁莽到逆天而行。

  即使这或许终将是我的路,但我从不走没有把握的路.......而我现在,确实没把握啊。”

  江大力神色凝重摇头,“因为据我所知,似并无人尝试过这条路。这或许是一条死路。”

  王语嫣心头震动,眼角都微微张大,不可思议盯着江大力,仿佛再度认识了面前这位男人。

  从不走寻常路,从来都是冷静中掺杂着疯狂与不羁,从不愿受拘束,哪怕是天!?

  “常人怕天人三劫,畏之避之,我江大力又有何惧?!何必畏畏缩缩!何必避让!?现在,我就从这第一步走出!”

  江大力哈哈大笑,毫不犹豫,消耗十一万一千一百点修为点,提升到天人3境。

  生亦何欢,死亦何惧?

  然而,他江大力在这个综武世界,根本就是,想死都很难啊。

  既如此,何不大胆尝试,又有何可惧可避?

  为什么天人境会有三劫。

  为什么要顺应天才能度过三劫?

  难道不顺天,便真的无法度过三劫?

  难道不顺从......就必然会被消灭?

  那么他本就不是这片天地下的人,最终是否仍逃不脱灭亡一途?

  是否终将走向逆行的道路。

  似乎,他一直都是在走这条路。

  一直在挣脱,而不是仅仅为了生存。

  若仅仅是为了生存,他大可现在便做个安于现状的大寨主,纳一百个妻妾,儿女成群。

  纵最终死于岁月的风刀霜剑,或死于江湖的尔虞我诈血雨腥风,又何尝不是一种生活。

  可他不肯!

  不是仅仅为了生存,而是要彻底撕开重生的真相,彻底撕开这个世界的真相。

  挣脱,走出。

  真相真的那么重要?

  对江大力这种并不愿心中有一丝一毫迷茫的人而言,真的很重要。

  因为由始至终的不解,让他一直都有种被操控感。

  无论是命运的操控,还是其他。

  他一直都在尝试挣脱,突破,直到彻底堪破所有,从不愿顺应从流。

  霎时间,面板中的数据一变。

  “境界:天人境(33333100000)(阴神III:指数【300】约莫可全力调动十次三丈天人之力,每次增幅实力六成)。”

  几乎同时。

  海量的修为点化作一股玄奇的力量,融入到江大力眉心泥丸之内,融入到他的阴神。

  江大力整个脑袋仿佛嗡地醍醐灌顶了一下。

  精神、思维、意志,仿佛全都在升华。

  脑海中卷起了大风暴。

  周遭三丈范围内浩瀚的天地能量,倒卷而来,化作能量潮汐一般从他的七窍和毛孔中,融入进他的身体。

  而在三丈之外,广阔天地间包含的“能量”,简直更是无穷无尽一般。

  一股源自于自身的阴冷而纯粹的阴神自江大力的泥丸宫掠出。

  阴神一动,就仿佛散发着无穷吸引力,霎时身体周遭三丈范围的能量全都被吸引,疯狂蜂拥向他释放出的阴神。

  江大力只觉精神迅速振奋饱满,全身都沐浴在“天地能量”的海洋中,全身舒泰。

  他像是贪婪的海绵吸收着水分,疯狂吞噬吸收。

  面板中,气血和内力都在开始剧增。

  然而就在这时,一种莫大的危机竟也在此时,陡然于江大力的心灵感应中,诞生了。

  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间宛如磁场被扰乱,狂风大作,云层翻滚,气流对撞摩擦出闷雷炸响。

  生命有生物磁场,便称气运。

  天地有自然磁场,便称风水。

  人处于天地之间,就是处理自身气运和天地风水。

  春天正是万物复苏的季节。

  于体弱者而言,这是裨益,乃天地风水之气养人,所以说四季好春光。

  但对于自身气运更强的人而言,这却就是坏事。

  个人气运磁场太强,易引动天变,天地之气不再是裨益,而是压制。

  这也是为何天人境强者避讳在春日突破的原因。

  此时此刻,江大力突然突破天人3境,霎时个人之力便干涉影响到了天地之气的运转,于是万里晴空突然风云骤变,雷声轰隆。

  此等举动若是被扫地僧以及死去的老太监瞧见,必然要大声斥责愚蠢。

  他们到了这等渡劫的高深境界,都是选择在一个风水极好的地方隐居,藏风聚气,削弱自身磁场。

  既少和人争斗,也不和天地硬碰硬,这才是游刃有余长命百岁的做法——俗称玄龟养身法。

  然而江大力这却就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让他藏世不争,哪怕是天,都不可能!!

  轰隆!——!——

  天象色变,乌云重重。

  这在海上并不是什么稀奇现象,海上本就多暴风雨,前一息晴空万里,下一息便雷云滚滚。

  然而谁都不会想到,这次的异象,却是因一个人。

  此刻。

  江大力也已被无比强烈到近乎死亡的威胁惊醒,他的阴神居然都在战鼓般的雷声下战栗,有种极端的虚弱感。

  “这就是不顺天的下场!?”

  江大力目瞪着天上越聚越多的雷云,黑压压如大山压在心头,喘不过气。

  一旁的王语嫣已经吓得面色煞白,简直要哭了,脚下的魔鹰更是不时发出哀鸣,开始盘旋向下避让。

  “寨,寨主,你......”

  王语嫣张张口,又怕影响到江大力,不敢多言。

  江大力自座椅上站起,魁伟身躯仿佛顶着乌云如铁塔伫立,他目中凝重却疯狂,低沉道,“我先把你们安置好。”

  他一跺脚,魔鹰顿时放松迅速从心的往下方一处荒芜海岛冲去。

  江大力自座椅之下抽出藏有千年黄参汁的玉匣,从中拿出三颗,又感觉不保险,拿出六颗含有千年黄参汁的药珠,一一塞入口中。

  在距离海岛还有二十多丈时,江大力自空中一跃而下,转身吩咐魔鹰带着王语嫣迅速远去。

  “寨主!你小心啊!要是,要是危险就算了,千万不要硬抗!”

  王语嫣在高空冲着下方那黑色披风在狂风中舞动的魁伟身影大喊,煞白的俏脸上写满了惊慌忧虑,心里不断重复着一句话。

  “何必呢,何必呢,这是何必呢......”

  她博闻强识,即使对天人境并不了解,也很清楚在这个境界的避讳,若是顺从天命,蛰伏低调处事,也许还能勉强度过三劫难关。

  但若是太过高调,便正会应了那一句话,天狂必有雨,人狂必有祸。

  传闻昔日诸侯国唐国的盖世强者李元霸便仗着一身神力天下无双,又身具龙气,不敬天,最终落得天雷降身,活活被雷劈死的下场。

  现在王语嫣一看这等情况,与昔日李元霸简直如出一辙,又如何不惊?

  ...

  ...

  (防盗,正版读者忽略)

  (求月票推荐票!这章五千字,稍后晚上还有加更,大家多投点儿月票我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kan001.com。博看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okan00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