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7章 断灭心眼,卧龙在渊_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博看小说网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 第667章 断灭心眼,卧龙在渊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67章 断灭心眼,卧龙在渊

  苏忘尘看向了浅蓝小精灵,柔声道:“是是是,确实是主人太矫情了,所以啊,有时候真的就是那种,简单一些,愚蠢一些反而更好一些。”

  苏忘尘的笑容很明朗,也很纯粹。

  浅蓝小精灵想说什么,却忽然发现已经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这世间有许许多多的话都可以说,却唯独如今说不出任何一句话来。

  浅蓝小精灵的神情有一丝落寞,不过苏忘尘却反而更加的坦然。

  “浅蓝小宝宝,其实无论生命以什么形式存在,那么既然是存在于当下,也便是存在于现实。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其实,无非便是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罢了,这一点我曾经已经参悟了,如今也同样已经参悟。

  人生总是要向前的,行走在当下也只是当下的过程之中,在过程之中,我们才会走向未来。

  主人我现在为了这样的成长而骄傲自豪,可浅蓝宝宝又何必为此而难过呢?

  浅蓝小宝宝若是难过的话,那么主人也就没有办法再更加的开心了。”

  苏忘尘的语气更加的温柔。

  这并不像是苏忘尘,却也是最为苏忘尘的苏忘尘了。

  浅蓝小精灵眨了眨大大的眼睛,很是听话的点了点头,道:“主人无论是以什么形式存在,那都是浅蓝宝宝的号主人。”

  苏忘尘笑道:“这样不就对了?说到底,就是大因果术太过于厉害,连浅蓝小宝宝都给拉进来了,但便如我弟子所说的那样,心如明镜,拥有心眼就可以真正的看清这一切。”

  浅蓝小精灵很是认同的道:“是的呢主人,很多修行者修行了不知道多少次轮回,都完全看不清自己的心呢。这般,却也不得不每一次都被逼重走轮回之路呢。”

  苏忘尘闻言,表情微微一僵:我怎么感觉我又被映射到了?

  苏忘尘笑道:“是啊,所以呢,现在开始,我就要放弃这一份因果,做我该做的事情了。”

  浅蓝小精灵道:“主人要加油喔。”

  ……

  苏忘尘默默的退出了冥想状态。

  这时候处于冥想状态的时候的他,若是有人仔细去看就会发现,他的那一颗心脏已经变得无比的晶莹璀璨,无比的美丽动人。

  那种晶莹,是那种如同无比美丽的琉璃一样的晶莹剔透。

  这就是心如琉璃,衍化九窍。

  这就是九窍琉璃之心。

  这也是清静之心,也是心如明镜。

  抑或者便如苏忘尘所说的那样——已经拥有了这样的心眼。

  就像是那阙心妍所缺乏的也正是这样的一颗心眼。

  这世间想要心眼之人很多,但拥有心眼者,却唯有苏离一人。

  因为苏离拥有过夏心妍。

  而无论是阙心妍还是夏心妍,终究还是一个是缺乏的,一个瞎的。

  这所有的一切,其实也都记述在了她们的名字里,记录在了她们的人生与轮回之中。

  所以他苏忘尘抑或者是苏离还不能这样沉沦在路途上。

  他要继续向前,他活在当下,活在继续向前的路上。

  所以没有本我,也没有分身,分身就是本我,本我就是分身。

  苏忘尘沉思着,并默默的感应着这样的一颗九窍琉璃之心。

  属于他的这样一颗心眼,便是九窍琉璃之心。

  而属于曜的那一颗,便是属于九耀琉璃之心,也可以称之为九耀之九窍琉璃之心。

  而他苏忘尘的这一颗,则可以称之为忘尘九窍琉璃之心,简称为‘忘尘之心’。

  在此时此刻,这忘尘之心,不仅仅是一个名字,还有对于这世间的所有一切红尘的遗忘。

  苏忘尘默默的感应了记忆禁区里的姜鸾一眼,随即,毫不犹豫的修行了《修罗斩魂道》,并衍化出《专气致柔》功法来。

  这一刻,苏忘尘的那一颗心,忽然之间被直接斩落。

  他浑身一震,但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随后,这一颗星逐渐的凝聚了出来,并形成了一颗无比晶莹璀璨的潜龙丹,出现在了系统的天机商城里。

  【潜龙丹(苏离之心眼版)(售价1点天机值):潜龙丹出绝境破,洞虚悟道涅槃生。】

  这样一颗潜龙丹生出之后,系统天机商城便也在此时忽然关闭了。

  这时候,苏忘尘已经不再去看系统天机商城。

  因为当缺了那样一颗心眼之后,他剩下的唯有狠辣、嚣狂与暴戾。

  他忽然自盘坐状态站了起来,然后睁开了双眼。

  接着,他直接拿出了天机魂石,以强大的仙魂气息感应,并直接衍化《玄心奥妙诀》激活。

  “轰——”

  下一刻,一缕缕神秘的造化气息顿时弥漫而出,并很快的朝着四方的虚空扩散了过去。

  这时候,苏忘尘甚至感应到了一种如天魂气息般的命运之力极速的蔓延而出。

  “哦,原来去了月冥城?好,这次就看你逃向哪里!”

  “此番若不是不朽浅蓝守护,我便会被那金箍棒一棒子打死,但是虽然有不朽浅蓝守护,但权限还是不够高。

  若是我能刷出更厉害的法宝,若是我可以拥有完整的权限的话,那么这些就不会发生。

  那时候我直接以真正的法宝,如落宝金钱、五色神光等等,直接将那金箍棒刷落。

  而不是像是现在这样,一直陷入被动的状态。

  与其两个人都受到各种针对,还不如一个人扛了。

  这个人,就让我来吧,你苏离是不配的!”

  苏忘尘心中喃喃自语,眼神却格外的坚定。

  随后,他身影一动,立刻朝着月冥城区域飞了过去。

  ……

  三千大道的底蕴气息逐渐的开始枯竭,这样底蕴的损耗,让苏离的心中更加的不安。

  同时,他的情绪也有些抑郁。

  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了。

  苏离长叹了一声,身影自月冥古城的月冥古庙里凝聚而出。

  其实他的本体一直都在这里,此时重新出现在这里,也仅仅只是做出一些安排罢了。

  古庙的下方,确实有着一些神秘而又巨大的因果,但是这已经与苏离没有关系了。

  他出现在这里,仅仅是因为这里的地脉气息神秘,以至于这里属于不可窥视之地。

  “似乎……苏忘尘已经有所察觉了。

  而且他布局这么多,应该是要针对我的三千大道而下手。”

  “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在鸿蒙研究基地的时候信任他的。”

  “只是没有想到,他的智力已经高得那么的出奇。”

  苏离的心情有些沉重。

  随后,他又调出系统面板看了看。

  很多能力已经显示为枯竭的状态了。

  这说明,苏忘尘对于系统的权限的剥夺,已经达到了最疯狂的状态。

  这一次,已经属于不可面对的危机了。

  如果成功,我或许可以彻底的杀死苏忘尘,但如果失败了……

  苏离默默的看向了万千之心,又看向了那四方虚空的那几幅画。

  这时候,他的心已经完全没有办法平静了。

  真正在面临这一刻的时候,他发现,很多东西他都没有办法释然,没有办法放下。

  “若是失败——”

  “我不会让你痛快的。”

  苏离又默默的感应向了记忆禁区的希望魂毒。

  随后,他直接调取了那些希望魂毒,开始笼罩向了万千之心,开始笼罩向了那十幅画。

  这时候,系统面板上,忽然弹出了一道信息。

  一道很是清晰也很是突兀的弹窗信息。

  【叮,新的签到已经完成,恭喜主人获得超值折扣定向购买优惠券一张,可购买定制版潜龙丹。此优惠券出现之后,天机商城将刷新对应的潜龙丹。】

  忽然之间的系统提示,来得有些突然,也有些猝不及防。

  苏离微微一怔,随即看向了那一道提示。

  然后,苏离当即选择了领取。

  优惠券领取之后,仿佛一股清流流淌进了心中。

  随后,系统天机商城之中的所有物品消失了,化作了一颗鲜红色的丹药。

  潜龙丹。

  【潜龙丹(苏离之心眼版)(售价1点天机值):潜龙丹出绝境破,洞虚悟道涅槃生。】

  “咦——这还是我的心眼版?这是系统也知道我缺心眼了?我又不是阙辛延,以我的谛听之眼能力而言,我岂会缺心眼?”

  “这系统到这个情况了,还在和我开玩笑啊!”

  “算了——这东西……用了已经没有用了。”

  “留给他吧——如果我失败的话,希望这样一颗心眼可以让他长点儿良心。至于我——如果这世间总有一个人要当大恶魔,那么就让我这希望之源,化作最大的毒瘤好了。”

  “我若不在,她们其实没有必要活着了。”

  “生同存,死同葬。”

  “这是我们的约定。”

  “我不会让她们落入苏忘尘的手中!而这个世界——既然若是注定要失败,那便让世界盛开满希望的魂毒好了。”

  苏离喃喃自语,随即再次就要将希望魂毒衍化到万千之心以及十幅画上。

  这时候,系统面板上,浅蓝小精灵忽然飞了出来。

  “主人,您在干嘛呢!”

  浅蓝小精灵抚额,也是很无奈,却也有点儿小小的生气。

  这都快要成功了,这主人是什么情况,竟然要主动的将成功的果实炸掉?

  当真是心累啊,这就是……

  浅蓝小精灵刚将那边的苏忘尘安抚了下来,结果这边又出了问题。

  合着这真就是平衡呗?

  “浅蓝宝宝,对不起,主人我就是个铁废物,让你失望了。”

  苏离叹道。

  浅蓝小精灵黑着脸道:“主人,有些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或许会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转变呢?”

  苏离道:“大命运术大因果术等的感应,让我知道,此次我必败无疑。

  这一切都在三千大道之中隐约呈现了出来。

  更可怕的是,那苏忘尘手段狠辣而奸诈,已经将三千大道的底蕴抢走了……

  说这话,我都觉得已经没有脸去面对你了。

  我知道,这三千大道必定是你通过生死搏杀而来,也必定是你付出了无比巨大的代价才为我沉淀出来。

  可是我却没有守护住。

  不过我也看开了——真的,已经看明白了。

  这就是一场真正的博弈和竞争,我有资格我是就是天皇子就是人皇,我没有资格,我就什么都不是。

  所以,竟然是博弈和竞争,有一个总是要出局的。

  我现在只想做一些准备。

  曾经,其实苏忘尘给予了我的那一封遗书我一直不怎么相信,现在看来却是真的。

  他的确是已经取代我成功了吧。”

  苏离叹了一声,这一刻他的情绪确实有些失落。

  就是一种没有来由的悲恸和难过,以及一种难以形容的抑郁。

  这样的状态,苏离也知道是一定有问题的,但是他走不出来。

  一个伤心难过抑或者是看不到希望的人,又如何在局中轻易的挣扎出来?

  更遑论,他背负着所有的一切,要么成功,要么身边所有的人会因为他的失败,而同样的失败。

  “主人你——”

  浅蓝小精灵也是无言以对。

  但是她明白,这就是太聪明了的结果。

  但是有时候就是这样,太聪明了将事情看得太透彻了,反而会很是绝望。

  因为看不到的时候,或许觉得前面的路只有一百米,一百米之后就可以看到终点就可以走到终点。

  可是当看清的时候,发现有一百万里,在步行的情况下,或许走到死都走不到终点了。

  那时候,或许就不会再走下去了。

  只是,那行走的人却未必知道,可能不需要走那么远,当你将同行的人远远抛在身后的时候,他们反而会主动的放弃——因为他们觉得,他们完全不可能超越你。

  可惜,很多事情是不能明说的。

  明明白白的说了之后,这因果也已经不是因果了。

  但是,这能责怪苏离没有能力吗?

  这所有的局实际上都是苏离亲手布置的。

  亲手布置的局因为砍了记忆,结果亲手把自己埋了。

  这世间还有这么惨烈而又令人哭笑不得的事情吗?

  但这世间的事情有时候偏偏就是这么的荒诞和离奇,也是这么的充满了因果与无奈。

  苏离深深的看了浅蓝小精灵一眼,叹道:“浅蓝小宝宝,你不用说,我知道,我知道我现在的状态很差,但是却是无法控制的。

  我应该是被大因果术的枯竭而反噬了,是以我必须得想尽办法避开这一战。

  不然必输。

  而且论战力,我或许可以和他一战,但是底蕴方面我还是差了太多。

  你也知道,我在两万年前刚穿越的时候,他就已经沉淀了十万年的底蕴甚至是远远不止了。

  他比我强很多的。

  这一点,我不用自欺欺人了。”

  浅蓝小精灵:“……”

  浅蓝小精灵道:“或许,他只是一只纸老虎?”

  苏离笑道:“没事的,浅蓝小宝宝不用安慰我,我知道的。”

  浅蓝小精灵:你知道个屁!

  浅蓝小精灵道:“主人,您不是说,宁可站着死,绝不跪着生吗?便是生死一战又如何?走到这一路,何惧一战?”

  苏离道:“我不惧一战,但是无论是归墟皇族还是洪荒皇族,对于我而言性质其实差不多,他和我都是引路之人,所以说到底,就是自相残杀。

  我不想走这条路。

  既然如此,那我便成全他好了,之后我先藏起来看看。

  如果实在避不开,那就一战。

  不过那时候,我会将希望魂毒遍布天下。

  这样一来,这世间有希望的地方,就会全部变得黑暗。

  而我会带着那十幅画,一起走向归墟。

  毕竟,苏忘尘本身便是黑暗的代名词,所以这只有黑暗的世界,他便是真正的王者了。

  那时候,以他的能力,立下皇族道统也已经不是难事。

  在这样的双方竞争博弈之中,他会是胜者。

  这样,浅蓝宝宝也可以全心的跟着他了。”

  苏离开口道。

  浅蓝小精灵闻言,差点儿气死了,这就是个木头唉。

  “主人,浅蓝宝宝的主人只有主人苏离。”

  浅蓝小精灵只能侧面提醒一下,没办法,再明显一些的话,大因果术就拿不成了。

  苏离叹道:“之前我感应到了镇魂碑那边的动静,用谛听之眼看了一下。

  不朽浅蓝去守护他了。

  那一切我看到了,然后我就明白,我是试炼者,他也是试炼者。

  我们两个是竞争关系。

  所以不朽浅蓝守护我也守护他。

  原来,似乎因为我在某些方面做得好,比重很高。

  但是他比我更加的适合这份道统,比我更合适,所以眼下比重更高。

  这潜龙丹——浅蓝你修改一下,改成忘尘版本的,给他服用了吧。

  既然我已经不行了,何必再去浪费你们的资源呢?

  这样的顶级资源,如果用心的培养出一个来,那必定会更强。

  没有竞争或许会直接自己死亡,但是我知道,苏忘尘不会。

  而我反而会。

  没有竞争的话,我就是咸鱼一条,得过且过,从来都是事情临门了才会想着去反击。

  但是他不同,他会主动出击。

  这一点,其实道理很早就有——以和平求生存,生存将不再。

  唯有,以战争求和平,才可以有真正的和平。

  我连这一点都没有弄明白,输得不冤。”

  苏离这番话说完,仿佛已经完全的确定了自己即将走的路了。

  而这时候,浅蓝小精灵也没有劝。

  她反而主动的看了看大因果术的状态,心中若有所思。

  “这样吧,主人您有见过您的亲传弟子镜仙子吗?这件事,或许你可以去问问她,问下她怎么看吧。”

  浅蓝小精灵没有继续说什么。

  三千大道不好应付就在于这里。

  之前她自己都被拉进去了,被苏忘尘给感动得哭了,差点儿也挣脱不出来。

  如果不是苏忘尘忽然觉醒了心眼,恐怕这将是一个很可怕的局。

  所以有时候看似必胜的杀局,往往输的不是别人,而是输给了自己。

  浅蓝小精灵很清楚她自身的底蕴,以及明白她到底代表了什么。

  可是,连她都被这大因果术给迷了,被造化的气息迷惑了心智,更遑论是苏离?

  有时候,这般事情真就需要自己拥有心眼之类的东西,来破除虚妄。

  苏忘尘那边是察觉到了这样的一份因果,主动的赠予了心眼。

  可苏离此时铁了心的不吃,这就难办了。

  这两个人都是那种超级头铁娃,而且越是那种晚期强迫症的患者,天生携带头铁基因的那种,就越是难办。

  当然,如果不是这样的特征,也不会让苏离走到这一步,也不会有苏离和系统啊!

  所以,这是好事儿,但是眼下这好事儿也成了最为令人头痛的事儿。

  “糟心啊这是——感觉像是被因果针对了!”

  “这三千大道在身越是多,后面的三千大道越是难以凝练。

  而且更糟糕的是,在凝练三千大道的一些因果的时候,其余的三千大道是非但不会帮忙,还会排斥的。”

  “现在还不多,但是……”

  “先天属性平衡不够啊!”

  “如果是先天六点,至少能凝练六种三千大道的平衡,而且还不会出任何问题!”

  “如果是七点,就是七种了。”

  “主人这先天属性……3点……”

  “所以开局总共18点,地狱开局……”

  “我好难,为什么会这样呢?”

  ……

  浅蓝小精灵也有些自闭了。

  如这样的事情,她一旦真正的插手,性质就变了。

  就像是一场考试,老师只能在旁边看着,哪怕是明知道错了也不能提醒。

  不然真要指导一下,那固然是可以纠正,但是这考试就作废了,甚至成绩原本其实可以还不错的,却也直接作废为零。

  此时,浅蓝小精灵的额头上都出了一丝冷汗。

  这形势很不好。

  更可怕的是——好像因果逆转了。

  苏忘尘变成了希望之源,差点儿要发光发热奉献自我,好在这一切改变了。

  暂时也稳定了下来。

  结果……

  苏离这边变成了黑暗之源,直接就要散播希望魂毒了!

  这希望魂毒是什么,浅蓝小精灵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这东西会是最大的……

  浅蓝小精灵想到如今还无法解决的可怕因果,顿时似乎也明白了这大因果术为什么这么难凝练了。

  “这破世界……”

  “我也真不想管了。”

  “太糊涂了啊!”

  “可是这世间真正清醒的又能有几人呢?”

  “难,难,难。”

  ……

  浅蓝小精灵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有些意兴阑珊的没入了系统面板之后。

  现在,她能做的就是给予镜仙子一缕希望。

  她很想凝聚一颗心眼或者是潜龙丹给镜——但是之前已经给了一颗了,而且这几乎已经是镜仙子所能承受的极限。

  之前也给了苏忘尘一颗,也给了华紫嫣一颗。

  或许……

  唉,早知道给主人削点儿智力就好了。

  现在也已经来不及了。

  也是我的失误。

  浅蓝小精灵也有些自责。

  不过她还是静静的等待着,或许还会有一些转机?

  实在不行,就提前开战,让主人来不及躲避就好了。

  到时候,那一场因果完成之后,主人也已经清醒了过来,或许过程有些瑕疵,结果也未必会太差。

  而且这希望魂毒,主人也是可以破解的,倒是不用急。

  浅蓝小精灵反复思考之后,终究还是有了一定的想法,然后这条路,暂时就只能以这样不完美的情况持续下去。

  而这时候,苏离却已经关闭了系统面板。

  他没有再动用那一颗潜龙丹。

  不是因为他想给予苏忘尘,怎么可能给苏忘尘嘛?

  因为,他隐约已经判断出,这像是心脏一般的东西,多半是浅蓝在卖血了。

  就像是曾经的偷偷的兜底一样。

  不然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出现一颗潜龙丹?

  之前出现潜龙丹的时候,苏离就已经感应过,他离着16层的智力还有一定的距离,看似沉淀得差不多了,其实还是差了很遥远的距离的。

  这种情况下,他如果心里没有逼数的话,那么结果会是什么?

  这种时候,忽然又出了一颗心眼版本的潜龙丹,毫无疑问,这是浅蓝将心都掏出来了啊!

  这一点,苏离甚至没有去想,因为他害怕浅蓝看出来。

  若是浅蓝看出来,必定会削他的智力和记忆,这样一来,他就会默默的吃掉浅蓝的心。

  这样的事情他无论如何是不会做的。

  而且,苏离也相信,如果没有了权限之后,系统权限赋予给了苏忘尘,那么这样的一颗潜龙丹也不会存在的。

  浅蓝不会将自己的心给苏忘尘吃的。

  而且,苏忘尘只要不傻,也一定会真正的善待浅蓝的。

  不会再像是过去那样狂刷天机之类的了。

  抑或者,有另外的一种存在的形式,和对待浅蓝小精灵的办法。

  说到底,苏忘尘仇恨的从来都不是系统,而是他苏离。

  这世间没有他苏离,也不会有什么不同。

  浅蓝小精灵也一定可以过得更好。

  基于这诸多考虑,苏离没有服用那一颗潜龙丹,他不会吃浅蓝的心脏来壮大自己。

  从前不会,以后也绝不会了!

  只要不是正常情况下的潜龙丹,他绝不会吃的!

  苏离的意志更加的坚定,甚至那坚定的意志都已经熠熠闪光了,这种头铁,让浅蓝小精灵本就无语之极,此时变得更加的无语了。

  浅蓝小精灵无法具体确定苏离的想法是什么。

  可是见到这一幕,傻子也知道,那就是——死也不吃!

  这搁在谁的身上谁能不破防啊!

  但是——从苏离这边的出发点来说,有问题吗?

  显然是没有问题的!

  如果没有这样的纠结和反复躲避、试探、以及矛盾的情绪滋生,那么这样的一场布局也似乎没有了对应的意义,会显得很虚假,很浅薄。

  无论多么真,到时候有些因果被逆向推衍之后,也经不起推敲。

  可此时,苏离这样的表现,是不是也同样在他之前布局的时候已经提前想到了呢?

  这一点,浅蓝小精灵也不知道。

  因为她仅仅只是提供了方向。

  这期间的所有三千大道的因果都是苏离沉淀出来的。

  剩下的大因果术的那点儿进度,苏离这边沉淀不出来,苏忘尘那边立刻给补上了。

  只能说——‘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想到这一幕,浅蓝小精灵忽然舒心的笑了。

  是的,笑了。

  所以说,无论是苏忘尘还是苏离,都是这样的好主人啊。

  这一刻,甚至浅蓝小精灵忽然也想明白了——苏忘尘看到潜龙丹的时候想到了她的心脏。

  她也是削了苏忘尘的智力,但是苏离这边因为大命运术和大因果术,必定是已经有了这样的冥冥中的感应——只是还没有呈现出来罢了。

  等这潜龙丹一出,他必定是有了这样的判断,觉得那是她的心脏。

  因而,那是绝不会吃的。

  但是明着不吃,他会担心浅蓝小精灵失望,因而以另外的一种方式去呈现出来。

  那另外的一种方式也是他的真心,但是却换了一种说法而已。

  这表现……其实也已经很厉害了。

  因为主人已经将她浅蓝小精灵都‘欺骗’了。

  眼下冷静下来,浅蓝小精灵发现,她也同样的被牵引禁区了,被因果一缠绕之后,顿时就情绪波动得厉害。

  如果不是之前有些‘心灰意冷’了,都反而不会仔细的思考这其中的巨大因果。

  “这什么大因果术,太难了吧?我也一直被左右情绪啊,这本来是不应该的。”

  “还是说这个布局本身真的有问题?这就是自相矛盾?最厉害的矛攻击最厉害的盾?”

  “千万别两败俱伤,两边崩啊!”

  浅蓝小精灵在心中嘀咕着。

  然后她犹豫了一下,想向‘她’请示一下。

  但是好一会儿之后,浅蓝小精灵还是放弃了。

  因为,应该不会两边崩——至少,苏忘尘那边已经真的没问题了。

  现在就看这边会不会又承恩全新的变化了。

  “呼——”

  浅蓝小精灵也不由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浊气,然后——唉,算了不管了。

  睡一觉再说。

  操心什么呢?

  说不定主人在布局之前其实已经有对应的安排了,就是没有——或许‘她’也是已经有了对这时间轴的定义吧?

  唉,我这是白白的瞎操心啊!

  睡觉觉睡觉觉,这些天都没能好好休息,又瘦又丑又难看了呢!

  浅蓝小精灵心中嘀咕着,然后彻底放下这一切,放权不管了。

  然后,苏离莫名的看到,这般情况下,浅蓝小精灵竟是倒在系统面板后面歪着头,神态很是安逸的呼呼大睡了起来。

  不仅如此,她睡着的时候还是四仰八叉的那种,那睡姿还真是有点儿辣眼——关键是,这小家伙还流口水的?

  “什么情况?这么心大的吗?还是说危机已经解除了……应该是不朽浅蓝那边安排好了一切吧……”

  “那是……已经有了转机?”

  苏离心中沉思着,也不由深深的想了想,然后原本不安的心也渐渐的平复了下来。

  “确实是有些受到影响,但是……或许如浅蓝小精灵所说的那样,确实该和镜仙子交流一番?”

  苏离想了想,就准备进入小世界之中去看看镜的情况。

  小世界之中,界水荒原的因果并不复杂,当然也因为一些因果变化,镜仙子并没有窥视到什么巨大的秘密。

  所以此时的镜仙子正在华氏古族祖地,帮忙处理洗祖骨的事情,同时准备通过此地进入天血古族之地,去处理天血古族下面的那个神奇而诡异的地脉血塔因果。

  不过,这一切还没有开始。

  苏离感应了一番,然后就准备进入那其中。

  可是这时候,苏离的身前,华紫嫣忽然出现了。

  “皇主。”

  华紫嫣开口说道。

  苏离闻言,微微一愣,道:“你跑出来做什么?”

  华紫嫣笑道:“皇主,紫嫣研制出了一种全新的烈焰焚心酒呢,皇主此次应该是有些愁绪吧?不如我们痛饮一杯?”

  苏离道:“一边儿去,什么时候了还饮酒,而且你那是酒吗?你那是忘魂汤,我疯了我跑去喝忘魂汤!”

  华紫嫣笑着拿出一杯酒,道:“唉,苦词苦酒苦苍生,哭词哭酒哭苍生。”

  苏离黑着脸道:“你想说什么,快放。”

  华紫嫣幽怨道:“皇主就不能对人家温柔一点儿么?总是这么粗暴做什么呢?”

  苏离道:“好吧,紫嫣仙子想说什么呢?和本皇主说说看?”

  华紫嫣道:“皇主是否记得,曾经云楚楚的因果?”

  苏离道:“当然记得,打死也忘不掉啊!这还用问么?”

  华紫嫣道:“那皇主既然记得,那么皇主记得您作的那一曲仙词么?”

  苏离闻言,老脸微微有些尴尬——什么他作的一曲仙词,那是吗?

  那的确是,他的确有所感动,所以那是他作的。

  他很早就知道,做人就是要坚持,要不要脸,要坚持不要脸,这就是人生三要素。

  苏离朗声道:“当然!”

  说着,苏离背负双手,豪情满怀,如化作九天之诗词大仙。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云楚楚,箫剑生,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君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苏离朗声将这句仙词说出,然后一伸手。

  华紫嫣手心紫光一冒,一个骨灰坛子顿时出现。

  苏离豪情壮志不言愁,仰头一口将这忘魂汤喝了下去。

  “噗通——”

  随后,苏离觉得,他好像中招了——

  这华紫嫣利用因果来覆盖因果,让他重演了当时喝酒的一幕。

  以至于手痒也喉咙痒——不得不说,这烈焰焚心酒真的就有些上头。

  这一骨灰坛子下去,苏离顿时也清醒了很多。

  至于之前的伤感抑郁,好像都已经跑到九霄云外去了。

  不仅如此,他整个人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现场模仿了那韫紫夜的极限抽搐舞蹈之法。

  可惜这样的场景韫紫夜和浅蓝小精灵都没有能看到,不然必定会大为震惊。

  总之,苏离也放飞自我了。

  但是苏离并不知道,他只觉得前所未有的痛快,所有抑郁一扫而光。

  而此时,华紫嫣默默的记录着这一切,同时低头看了看自己空荡荡的心脏,有所明悟。

  “原来这就是问心。”

  “这就是我的紫炎琉璃之心啊。”

  “所以,这一份因果,我还你了,也谢谢你的那一颗潜龙丹呢。”

  “从此往后,我可以当好孟婆了。”

  这一刻,华紫嫣也忍不住释然而笑,同时,曾经落霞荒山的所有因果,仿佛也在此时终结了。

  这个副本,似乎也迎来了最后的变化。

  不过在这之前,华紫嫣也肯定不会这么伟大,因为她利用轮回印,将苏离这无比妖娆的舞姿完全的烙印了下来。

  然后将其奉为圭臬,如同圣物准则一般朝拜。

  这想来也是一种很大的乐趣?

  ……

  苏离舒心惬意,所有烦恼一扫而空,同时那种抑郁的状态也没有了。

  反而,如一醉解千愁一般,一醉方休之后,清醒过来后,苏离觉得前所未有的清醒。

  至于去看看镜仙子的想法,也早已经被他抛却到了九霄云外了。

  问什么呀问。

  多大点事儿。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就行了吗?

  各种逃避躲避什么的,有什么意思?

  所以,在这之前,可以好好的准备一场了!

  你可以通过大命运术感应到我的存在?

  好,那我就在天帝宝库里等你,顺便,给我自己选一手好兵器。

  苏离说着,调出了系统看了看。

  果然,系统的天机商城又是可以刷新的。

  不过苏离也没有动用这些,而是默默的看了一眼月冥城的壁画区域,随即身影一动,钻入了壁画之中。

  下一刻,他的身影已经进入了天帝宝库里。

  整个天帝宝库气势恢宏,震撼之极。

  仿佛绝世的凌霄宝殿一般大气磅礴。

  这样的场景,苏离似乎也是第一次见到,也同样非常的震撼。

  “这就是天帝宝库啊!”

  “果真是震撼人心之极,和这样的天帝宝库比起来,便是漫天神佛,或许也不过如此。”

  苏离喃喃,随即靠近了过去。

  “嗡——”

  天帝宝库弹出了一道淡淡的金光,将苏离排斥在外。

  苏离伸出手,烙印出了一道金光,汇聚在巨大的大门门环之中。

  乾坤圈的中心区域,立刻出现了一只手掌的印记。

  苏离的手掌烙印其中之后,无数的金色符文流转,阴阳造化气息弥漫四方,环绕着苏离的手开始流淌而出。

  很快,苏离的手被这些能量覆盖之后,仿佛已经确定了苏离拥有权限,因而,这一幕立刻就定格了一下。

  这定格的瞬间,天帝宝库的右边大门,忽然之间开启了。

  随后,里面一道强烈的金光照耀而来。

  苏离眯了眯眼,天帝宝库内部,他什么都看不到,那金光实在是太过于刺眼。

  好一会儿之后,金光散开,苏离却看到了一处浩瀚而且神秘,却又有些奇怪的场景。

  地面如琉璃一般,晶莹剔透。

  四周也无比的美丽,像是洞天福地一般。

  但是这一方空间,却非常的干净。

  好像什么都没有一般。

  苏离有些狐疑,然后朝着四周张望着,同时走入了门中。

  “轰——”

  那开启的门在苏离进入之后,轰然一声,重新关闭了。

  这时候,苏离也已经行走在了这如琉璃一般的地面上。

  天帝宝库内部的空间非常巨大,一眼都看不到边。

  琉璃般的地面更是延伸到了极远的远方,也同样看不到尽头。

  更远处,则有着神秘的古老建筑般的东西,也不知具体是什么。

  苏离看向四周之后,选择了那有神秘的古建筑般的地方走了过去。

  走了很久,终于,苏离来到了一座古老的桥梁之地。

  这是一座拱桥。

  拱桥下,有神秘的荷叶和莲花。

  荷叶是碧绿的,莲花是红白黄交错的颜色,看起来格外的灵秀而美丽。

  桥的另外一头,是天帝宝库的真正宝库。

  宝库旁边,则是一处古老的如同九窍神胎一样的小山。

  小山之地有一处逸散出浅蓝色寒光的洞窟。

  那洞窟之中,不时逸散出一股股刺骨的寒意。

  苏离看过去的时候,已经发现了这样的一座洞窟——而且这浅蓝色的寒光洞窟,确实也最为吸引他的心神。

  “太阴。”

  洞窟上,隐约以极寒的气息呈现出了两个古老的符文文字,呈现出‘太阴’二字。

  “所以,这是太阴寒冰洞窟?”

  “这其中有什么?”

  苏离心中沉思着,却还是决定先进天帝宝库,兑换一件法宝再说。

  他手中的确有诸多法宝,但是他想要一件更强一点儿的。

  无论这一战结果如何,生死一战难免,那,便全力以赴。

  结果如何,战后自知分晓!

  想着,苏离看了看自己的系统面板上的天机值,嗯,好像还挺多的——都有……厉害的,四千多亿?哪里来的?

  苏离想要查询这天机值的来历来自于何处,却只能看到好像是什么夏心宁偿还因果还债,什么天机圣师还债之类的,具体来历莫名其妙。

  不过苏离隐约想到,可能是他以镜仙子的手段从姬家杀出来的吧?

  “当时也杀了不少,浅蓝都吃了好像。

  唉,这记忆就是不怎么好用啊——看样子这华子的忘魂汤还是有点儿效果的,我这记忆都已经不是很清晰了。

  不过,有待长进。

  也好在效果不强,不然全忘光了还打什么,别将功法都忘记了那就玩大了。”

  苏离想着,还是一步踏入了那天帝宝库的阁楼之中。

  进入宝库的刹那,苏离就感应到了无比浩瀚的古老气息扑面而来。

  “大命运术虽然有些枯竭,但还是指引一下吧——看看——什么宝贝现在最适合我!”

  苏离沉思着,然后闭上眼感应了片刻,然后睁开眼,随便朝着一个方向走了过去。

  这时候,天机值该用就用,不用一旦出事了也只能便宜了苏忘尘。

  很快,苏离就来到了一处珠光宝气的区域。

  在这里,这片区域里冒出一股股淡淡的五色玄光,玄光之中,静静漂浮着一根棍子。

  看到这根棍子,苏离不由目光一亮——如意金箍棒?

  真是这家伙啊!

  苏离一看售价:四千五百亿天机值,以及还有额外的功德、因果和造化点的需求。

  造化点更是要求达到了7点。

  不过,苏离看了看现在的系统,现在的系统已经有了17点造化点。

  至于说这造化点怎么来的,苏离也懒得去管了——一定是化身镜仙子杀了姬家一群老家伙之后怎么得来的吧。

  只能说这华子的忘魂汤后劲儿有点足了,以至于他都记不清晰了。

  可也没什么关系,这点儿小事儿又何必在意呢?

  “买了!”

  苏离直接利用自己的资源将这金箍棒兑换了出来。

  兑换出来的刹那,苏离就感应到了那种强力的归属权。

  如意金箍棒没有任何信息说明,仿佛那种随心所欲的变化、那种身心合道的契合,让苏离就已经明白了,这就是最好的说明。

  “那苏忘尘有《八九玄功》,我拿了这棒子就是阻止他拿棒子。

  一旦他再拿了棒子,就成全了猴子的因果,齐天大圣就出来了,那就真打不过——”

  “不对啊,我有五指山,这是什么情况?”

  “还是说这棍子本该是他的,我要以五指山镇压他?”

  “先看看再说,这棍子我也先并动用,等达到了关键的时刻再出手。”

  苏离沉吟,直接购买了这如意金箍棒之后,苏离便毫不犹豫的离开了天帝宝库的藏宝阁,然后走入了太阴寒冰洞窟之中。

  与此同时,苏忘尘也在此时化作流光,来到了月冥城的月冥古庙。

  苏忘尘的行动,也已经被诸天所关注——只因,之前那一棒子没有将他打死,反而被摧毁了很多血眼。

  这一幕直接捅破了天,彻底的闹大了。

  是以,苏忘尘此时的行动被各方高层全部关注了起来。

  隐约间,很多人都知道,似乎有大事要发生了——无论皇族多么厉害,如今或许可以好好见识一番了!

  相互厮杀,鹿死谁手?!

  【注:本人在拼命呕心沥血写书中,生活不易,希望大家能订阅一下本书支持一下,鞠躬拜谢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