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看小说网 > 绝代名师 > 第1074章 但凡有两颗花生米……

第1074章 但凡有两颗花生米……

  ()黑暗大陆的蟋蟀,生命力堪比蟑螂,都已经是深冬,可是它们的叫声依旧清晰可闻。

  齐驸马遛鸟斗狗,啥都爱玩,要是平时,李子柒肯定会抓几只蟋蟀,作为礼物送给姑父,但是今天,一点心情都没有。

  这都已经四更天了,老师进去那么久,别说一个孩子,怕是十个都能生出来了。

  “不要慌,等老师累了,自然会出来的。”

  秦瑶光安慰:“毕竟还要顾及影响的。”

  “……”

  李子柒白了零食妹一眼,你是故意气我的吧?

  不行,作为老师的大弟子,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老师家庭分裂,在这件事闹大之前,必须制止他。

  还有金老师,您可是安校长的好姐妹呀,怎么能背后捅刀子呢?

  不过小荷包在走向金木洁帐篷的时候,又迟疑了。

  “万一他们是清白的呢?”

  就在小荷包难受的时候,金木洁却是拿着小本子,兴奋的记着笔记。

  太棒了,孙默说的这些趣闻,从来没在九州出现过。

  这次绝对稳了。

  “可以了吧?”

  孙默口干舌燥。

  “再讲点!”

  金木洁眼巴巴的望着孙默,像一只等待投食的波斯猫:“再讲一点吗?”

  说着话,金木洁就凑到了孙默身边,主动替他安慰肩膀。

  “我都讲了好多点了。”

  孙默无奈:“太晚了,我一直待下去,不合适。”

  瓜田李下的,就算没发生什么,也说不清。

  “那好吧!”

  金木洁很失落,翻开本子,再重温一遍。

  “你自行温习吧!”

  孙默离开了帐篷。

  呼!

  看到孙默衣衫完整,脸上也没有唇痕胭脂,李子柒松了一口气。

  “一看你就没经验,越是这种时候,外表上越没有异常,你要闻味道。”

  秦瑶光唯恐天下不乱。

  李子柒心中一紧,跟着就发现了这句话的漏洞:“他们待在一个帐篷中,肯定会沾上香粉味儿的。”

  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李子柒走向了孙默。

  “老师,您饿不饿?要不要准备宵夜?”

  李子柒躬身询问,还是忍不住,吸了吸小琼鼻。

  还好,味道不浓。

  “我不吃,你赶紧去睡觉吧!”

  孙默催促,他伸了一个懒腰,也打算去睡了,可是金木洁却从帐篷中追了出来,一脸纠结。

  “孙师,这么做,应该是骗人的吧?”

  金木洁过了兴奋劲儿,身为名师的自傲,又占了上风,这个办法肯定可行,但是误人子弟。

  “金师,老师的责任是什么?”

  孙默反问。

  “传道受业解惑。”

  金木洁不用思考,张口就来。

  “我给你说的那些东西,有一些有理论依据,有一些没有,是推测,但它是骗人的吗?”

  孙默笑了:“不是,因为我提出这些假设,是分享给学生一种可能性,教给她们一种看待世界的方法。”

  “它的结果,可能对,也可能不对,但是这个方法,却是没问题的。”

  在九州,是不存在骗子的,因为圣门这个组织的存在,制定了严格的规则,所以只要是通过了名师考核的名师,绝对是有真才实学的。

  在现代,什么都不懂,就靠着从各种书本中,摘录了一些经典句子,便自诩为大师,贩卖知识赚钱的,大多数都是骗子。

  贩卖知识,贩卖焦虑,消费主义陷阱,教育军备竞赛,财富密码……

  不得不说,现代人捞钱的手段,真的是从人性上下手。

  金木洁陷入了沉思。

  “不管我们的经验,是成功的,还是失败的,对于一些学生来说,一定是有参考价值的。”

  孙默看向了李子柒:“我能做的,不是告诉他们某种结果,而是教给她们,得出某种结果的方法!”

  嗡!

  金玉良言爆发了。

  金色的光斑,在这深夜,璀璨如天空的繁星,每一颗,似乎都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金木洁脸色一整,躬身行礼:“学生受教了!”

  李子柒放心了,看来两位老师,的确在讨论某种学术问题,而且还很有深度,不然不会引爆金玉良言。

  “金师多礼了。”

  孙默侧步避让。

  金木洁再抬起头时,望着孙默,突然挥拳,捶了一下他的胸口。

  砰!

  “啊?”

  孙默不解,为毛打我?

  砰!

  金木洁又来了一下。

  刚认识孙默的时候,他还是一个随时会被开除的实习老师,现在,三年过去了,他竟然已经成长到可以指点自己的大名师了?

  “我感觉我这三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金木洁叹气。

  “那这条狗也太幸福了。”

  孙默撇嘴:“我愿意和它换换!”

  “啊?”

  金木洁一愣,跟着脸就红了,再不敢多言,转身便走。

  哎呀!

  你都有未婚妻了,怎么还可以和我说这种话?

  万一我误会了怎么办?

  说实话,如果孙默不是好姐妹的未婚夫,金木洁真的有插一腿的冲动。

  “嗯?”

  孙默其实没什么想法,就是随口开个玩笑,可是看到金木洁的反应,他懵逼了。

  你在搞毛?

  然后他看向了小荷包。

  “老师,我什么都没听到!”

  李子柒说完,旁边的秦瑶光又赶紧捂着耳朵,开口补充:“您放心,我绝对不会告诉师娘的。”

  “你要告诉她什么呀?”

  孙默郁闷,我干啥了?

  考试还在继续,不过很多考生的意志,已经被璀璨的所剩无几了,有几十个,自尊心太重,甚至中途弃考了。

  张文韬再一次站上了讲台。

  随着授课的进行,古贤壁垒上,光斑不停地亮起。

  “甘梨娘,张文韬上一堂保存实力了呀!”

  “应该是看到孙默追上来了,所以才发力了。”

  “我淦,破百了,这可厉害了呀!”

  别说考生们,就连考官们都惊呆了。

  这个成绩,放在六星名师中,也可圈可点了。

  “哈哈!”

  钱秃头大乐:“梅师,你的圣级丹药,我就却之不恭了。”

  “哼,考核没有结束,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梅雅芝脸色愠怒。

  “呵呵!”

  钱秃头舍不得移开目光,看美人生气,也别有一番滋味,不过一想到大名鼎鼎的梅雅芝都是一条只看皮囊的颜值狗,他就顿时像吃大餐吃出了一只苍蝇似的感觉腻歪。

  孙默是长得英俊帅气,可是如何比得上我的满腹经纶?

  我是秃,但我优秀呀!

  钱秃头再度望向梅雅芝,瞧瞧这身段,这气质,这一身稷下学宫的名师服穿在身上……

  好吧,就是大餐里吃出了一百只苍蝇,我都不嫌弃的。

  钱秃头愈发的嫉妒孙默了。

  张文韬的课程结束了,古贤壁垒上,足足亮起了一百一十二枚光斑,简直亮瞎了所有考生的眼睛。

  这一刻,众人明白了名师榜守门员的含金量,竟然恐怖如斯。

  张文韬下了楼,一张大方脸上,古井不波,名师气度尽显。

  唰!

  一层的考生们,立刻看向了孙默。

  李子柒立刻攥紧了拳头,我要锤死这家伙的亲传弟子。

  不只是张文韬,第二轮考试后,有不少考生,都爆发了,成绩有了大幅度的提升。

  第一场,大家都是试探,如果可以轻松过关,谁也不想泄露自己的王牌,可是眼看不行,就只能丢王炸了。

  这些考生,都是三星,谁还能没点压箱底的绝活呢。

  终于,再一次轮到了孙默。

  随着佟一鸣唱出名字,哪怕是正在备考的考生们,也都聚集了过来,想看看他的表现。

  孙默上楼,进课堂,看着空无一人的教室,深吸了一口气后,开始了他的第二节课。

  “这节课,我给大家讲一门新的学科。”

  孙默开始了:“人是什么?意识是什么?思想是什么?”

  孙默先从个人这个存在开始,提出思想的定义,再引申出哲学的概念……

  说实话,孙默对哲学,也就是了解过,并不精通,毕竟这东西太枯燥了,而且费脑。

  孙默曾经的大学马哲老师就说的,要么是闲的蛋疼的人,要么是神经病,才会研究哲学,因为这玩意太折磨人了。

  不是神经病也会变成神经病。

  孙默其实更熟悉马哲,邓论,但是这玩意,他怎么敢讲?

  尽管九州的学术氛围很浓郁,对异端学说并不是动辄打杀,但也要适可而止,所以孙默就挑了那些初级概念来说。

  孙默从苏格拉底说到了柏拉图,然后又阐述了弗洛伊德的一些观点,期间,还提了一嘴佛家。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这些可都是很经典的哲学思辨!

  对于很多人来说,谁知道哲学是什么?

  纯粹是看嘴皮子功夫的。

  你用一个似是而非的谬论,把对方辩的哑口无言也行。

  反正就一节课的时间,而且也是给古代贤者讲课,不用留‘案底’,于是孙默放开了胆子胡侃。

  这一刻,孙默仿佛又回到了现代,盛夏的傍晚,就着毛豆和烤串,多喝了二两啤的后,和一群朋友吹牛逼。

  这时候,别说这些古代贤者了,就是古代君王们,在孙默眼中也都是土鸡瓦狗之辈……

  给我三千铁甲,我能捶的野猪皮过不了山海关。

  把我丢到三国,我一人便可匡扶汉室,谈笑间,羽扇纶巾,让曹操数走华容道,让周瑜小儿拱手送上大小乔。

  如果到了隋末,就没李二什么事儿了,瓦岗寨群英,必定都是我的小弟,什么隋唐十八好汉,一个个揍过去。

  ……

  一层,足足有近千人,可是此时,鸦雀无声,一双双大眼睛望着古贤壁垒,目瞪口呆。

  因为自从孙默开始授课,就不停地有光斑亮起,根本不带停的,有时候,甚至还会瞬间亮起十几个。

  “我的乖乖,孙默到底在讲什么?”

  考生们震惊了。

  葫芦娃们也在呆滞中。

  原来老师,这么强的吗?

  等等,为什么鹿师妹没有欢呼呢?

  李子柒看了过去,就发现鹿芷若正在做聆听状。

  “你怎么了?”

  秦瑶光也注意到这一点,于是伸手,戳了戳木瓜娘的胳膊。

  鹿芷若先是看了看四周,才用手捂着嘴巴,小声道:“我……我能听到上面的声音!”

  “什么?”

  李子柒一惊。

  “你出现幻听了?”

  秦瑶光皱眉,这里可是古贤馆,你要是能听到就见鬼了。

  “真的!”

  鹿芷若嘟了嘟嘴巴:“这会儿有人提问了,问老师梦境是怎么回事?”

  “不可能!”

  金木洁摇头,她来之前,也找高星名师打听过,没听说过古代贤者会提问呀?

  “你真能听到?”

  秦瑶光也惊了,上下打量鹿芷若,没看出来,你不光胸大,听力也好。

  李子柒却是眼睛一亮,一把扯住了鹿芷若:“快走,咱们找个没人的地方。”

  小荷包准备让鹿芷若复述老师讲课的内容。

  “还愣着干什么?都来!”

  李子柒催促。

  因为一层大厅,大家都聚集在了古贤壁垒前,所以其他地方,还是有不少空地的。

  金木洁好奇,也跟了过去。

  考官们,面露震惊。

  尤其是钱秃头,不停地拿着一块手帕,擦着额头上渗出的冷汗。

  古贤壁垒是不是坏了?

  不然怎么会一直在点亮光斑?

  这一大片,不用数,都有五百之数了,要知道,即便在六星考核中,这个成绩,也是前三十名的水准了。

  而且更恐怖的是,现在上课时间,才进行了一半呀。

  “说好的稳了呢?”

  钱秃头心痛又焦急:“孙黑犬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张文韬望着古贤壁垒,那些闪亮的光斑,几乎刺瞎他的眼睛,连带着心中的骄傲,也顷刻间被撕扯了一个粉碎。

  别说这些人了,孙默也懵了,不是古代贤者出了很多,是因为它们开口了。

  “梦境是怎么回事?”

  当听到有人提问后,孙默差点惊掉了下巴。

  你们还会说话的吗?

  有贤者埋怨这人打断了孙默的授课,有贤者呵斥,让大家保持肃静,整个课堂,瞬间乱套了。

  孙默捏了你眉心,然后右手往桌子上一拍。

  砰!

  “谁有问题,等下课了再问,现在先听我讲!”

  孙默是在藏拙,没办法,他真的只是略懂,他以为等到下课,时间到,这些古代贤者就会消失了。

  可当线香熄灭,钟声响起后,这些古代贤者,并没有像以前一样离开,而是端正的坐在位子上,一只只手臂,举得老高!

  尼玛,好像摊上事了!

  孙默瞬间头大。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okan001.com。博看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okan001.com